• 首页
  • 校友总会Association
  • 新闻公告news
  • 分会组织news
  • 人物People
  • 服务 Service
  • 捐赠 Giving
  • 校友社区 Journal
  • 刊物 Journal
  • 文苑Memory
  • 南校门,就是一座观景台!

     

    登上观景台

    就会知道

    人经得起丑的冲击

    却经不起美的冲击

                  ——彭燕郊

     

     

    观景台

    哪有什么观景台
    你真要到南门去找一个高高的台子

    爬上去欣赏美景

    那就太冒失了

    原本就没有观景台


    观景台

    在你我的心里

    ——张雷

    观景台:一种高度 一种信念



    张雷



    睁大眼睛

    幸福决不是幻觉

    天地让光芒四射的美景充塞了

    眩晕的不仅仅是你


    无数次从这里经过

    抬头

    仰望

    她是你的图腾


    今天

    登上观景台

    面对她的美轮美奂

    你无法表达

    也无需表达

    你眩晕了


    你已被美灼伤

    眼睛此时显得多么笨拙

    作为表达器官

    甚至已经失灵了


    你敢讲

    你看到的只是美景而已?


     

    戴飞军 摄

     

    闭上眼睛

    三拱门

    此时已经是幻象

    她像跳动的音符包围着你

    她像是清泉流入你的心中


    把美交给你的眉毛

    和飘动的秀发吧

    尽情感受

    从北山穿过香樟林

    飘过来的清风吧


    把美交给你的心灵吧

    悸动

    窒息

    你想飞跃

    你想沉沦


    想体验飞鸟在蓝天白云间滑翔的迷幻

    想体验遁世者移步幽谷花香飘浮时的美妙

    想体验潜水员在深海在五彩的鱼类之间穿梭的快意


    还有什么

    比这更诗意的人生?

    好像初恋的第一个吻

    值得你纵身跃下悬崖


    闭起眼睛

    先让美景平静下来吧

    这可能吗

    她是流动的

    从四面八方

    包围你

    浸湿你

    淹没你


    如果你此刻只会说

    太美了

    请停一下

    太苍白了

    太无力了


    你可以想象

    波涌大江

    滟滟随波千万里

    潮生明月

    海天一色无纤尘


    在你将被净化的时候

    一幅庞大的画卷

    被波浪推卷而来

    徐徐展开


    在一张白纸上

    描绘最美的画卷

    这不是梦境

    四面八方涌来的才俊

    在荒山上挖好一个个树坑

    种下了一株株香樟

    煤油灯下

    用墨水汗水写下一页页稿件


    钩斫皴攒

    破泼点染

    一幅巨画

    就展现在你的眼前


    如同大海

    立了起来

    一瞬间站在你的面前


    多少人

    激动震惊

    多少人

    欣慰跳跃

    多少人

    壮志未酬



    观景台

    哪有什么观景台


    你真要到南门去找一个高高的台子

    爬上去欣赏美景

    那就太冒失了

    原本就没有观景台


    观景台

    在你我的心里


    观景台

    可以

    无限大

    无限高

    无限远


    一位跋山涉水回来的游子

    在惊涛骇浪中舍舟登岸

    正踏上回乡的土地

    胆怯中

    我发现

    在这个天地有情草木生香的夜晚

    虽然孑然一身

    两手空空

    但我仍然富有


    我的躁动的青春又回来了

    我将斗胆又一次把我最动人的记忆告诉你

    记忆是初心

    初心是起点

    起点是上升

    万物将因你的记忆而透明


    曾经有过强烈的聚焦

    曾经有过强烈的投射

    曾经有过强烈的喷薄

    这个夜晚

    却如此纯净

    如此恬静

    如此寂寞


    平静的大海深处正涌动着波涛

    你正在积蓄力量

    从人们的漠视中醒来

    准备奋力的一跃

    准备重新燃烧


    世人将

    再一次看到你

    嘹亮的光

    清脆的光

    豪迈的光


    用耳朵去听吧

    羊牯塘的风

    是音乐吗

    音乐总是在殿堂里

    那么精致 那么细微 那么飘忽

    把你软化 把你陶醉 把你束缚

    也让你迟钝


    这样一组有泥土野草树木

    脚印铜像拱门组成的音乐会

    没有挑选

    没有排练

    没有提纯

    这是一场不是音乐的音乐会

    这般生猛

    吞没你

    拯救你

     

     

    戴飞军 摄

     

    生命的泥委弃在地上

    本是荒原

    汲取露

    汲取水

    汲取健旺丰沛的草莽气息

    离开吧

    你习惯了的懒惰和故步

    离开吧

    你习惯了的精巧和世故

    离开吧

    你习惯了的软弱和绵柔


    野蛮的风一吹

    她们都将飘远


    你沉默的心又激动起来了

    粗糙

    野蛮的气息啊

    秋风又起

    你只要昂首接受就好了


    过去和未来

    黑暗和光明

    眷恋和决离

    观景台

    在沉静的夜色中

    看见黄色光芒充塞天地间


    在黄色的光辉中

    我只看见崇高

    一种不是高度的高度

    一种需要坚信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