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校友总会Association
  • 新闻公告news
  • 分会组织news
  • 人物People
  • 服务 Service
  • 捐赠 Giving
  • 校友社区 Journal
  • 刊物 Journal
  • 文苑Memory
  • 文苑 | 在泽园的草地淋浴四季:“湘大八记”之三

     




    1

     

    湘大最著名的园,一个是沁园,还有一个是泽园。

     

    教室是上课、学习的地方,“园”则是休闲之地。一个大学,需要教学大楼、图书馆、食堂……也不可无“园”。 

     

    1979年上学的时候,湘大只有教学楼和几栋教师、学生宿舍,根本谈不上“园”。看电影,就在教学楼旁的一块空地上,树两根木杆,挂一块银幕,自己从宿舍里背个凳子,然后就可以消磨一个晚上了。它的好处是自由,来去自由,杵在哪里自由,正面看,反面观,也都随便。

     

    读研究生的时候,学校在东坡村和服务大楼之间,弄了个露天电影场。一排排的水泥凳,从低到高,如梯田一般,很是壮观。

     

    有湘大子弟在我那篇文章《湘大,那一抹乡愁》下面留言:

     

    湘大就是我家呢!小时候跟着奶奶去教师宿舍叫卖爷爷奶奶种的小菜。满满的回忆。还有在那个千层阶梯那看露天电影。放假,去宿舍捡书本什么的废纸卖钱买零食的日子,好怀念。

     

    那“千层阶梯”,看来是那个时代许多学子的“共同记忆”。

     

    看露天电影,最适合跟三五好友,或者跟有点暧昧的女生一起。一边观影,还可以一边看月亮,数星星。对身边的那个人说:你看到牛郎星和织女星了吗,他们要过河牵手了。或者在微微的寒风中,问:你冷不冷?女生有意,会说有一点,无意就答:还好。

     

     不过,露天电影,最怕天有不测风云。后来,学校建了俱乐部,这露天电影场就被改造成了“沁园”。

    沁园,一看名字,就知道与共和国领袖毛泽东有关。

    毛泽东写有一首《沁园春长沙》: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

    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粪土当年万户侯。

    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还有《沁园春雪》:“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似乎特别适合校园的学子,意气风发,青春飞扬,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过去,俱往矣;当下,立壮志;未来,看我的。

     

    沁园中有一假山,一凹槽,一水池,有水的时候,会形成一道水帘。特别是在夜晚,在闪烁的灯光下,变幻不同的颜色,煞是好看。

     

    因为沁园边上就是幼儿园和子弟学校,这里又经常成了孩子们的乐园。还有,就是老人们唠嗑、晒太阳的地方。

     



    2

     

    相比沁园,湘大人似乎更偏好泽园。

     

    泽园之为“泽”,自然还是跟毛泽东主席有关。泽者,惠泽也,代表的是一种理想主义的情怀。泽,也是水聚集之地,泽园也就更多了几分润泽、柔情。就像毛泽东既慷慨激昂,高唱“湘江北去”,“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又柔情似水,低吟“挥手从兹去。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诉。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贺新郎·别友》)。

    对于湘大人来说,泽园,是读书、休闲的乐园,而少男少女的第一缕情愫,可能也是从这里开始的。

     

    那首湘大版的《南山南》中唱:

    你在泽园的草地里沐浴四季

    我在画眉的倒影中感受孤寂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

    我要和你再次相遇

    南来北往

    终将要见到你

     

    泽园可以说是湘大最大气、最美丽、最浪漫的一个园子了。它处在湘大从南山到北山两条路的汇合之处,东有秀山,南有泉山,东南角是俱乐部,西南角是运动场,西边逸夫楼、法学楼,北面三教和外语楼、经管楼……可谓南来北往,东来西去,四通八达,人气自然旺盛。

    但这里又相对独立,这里适合读书,适合休闲散步,也适合组织各种集体活动。晚上经常会看到学生,特别是新生的班级在草地上聚会,进行各种联谊、游戏、娱乐活动。孩子们也喜欢在这里玩耍,特别是当喷水池里喷出水花,或者水柱刺向夜空,伴随着孩子们欢快的叫声,泽园,也便充满了青春的活力。而湘大校园里最大的超市也在泽园边上,渴了,饿了,可随时补充能量。于是,浪漫之外,它又具有了一份浓浓的生活气息。

    泽园,你也最能感受四季的变换。冬天,当雪花飘起的时候,这里是一片白皑皑的原野;春暖花开,樱花、茶花……争奇斗艳;夏天绿草茵茵,树木葱葱,带来一地阴凉;秋天,这里有五彩的树叶,最和煦的阳光……在泽园的草地里沐浴四季,放飞梦想,心也是柔软的,暖暖的。

     



    3

     

    那天,我们七九中文回校聚会,参观完俱乐部里面的校史馆,然后在泽园照相。四十年黄土朝霞,瘦了青葱,肥了霜雪,归来相见,仍旧作少年。于是,在泽园的草地里舞动青春,时光仿佛又回到了过去。

    那时的湘大,其实还没有泽园。

     

    回来教书,泽园成了我最喜欢的去处。

    其实,对许多湘大人来说,泽园早就成了其生命、生活的日常。泽园北临三教(又称文科楼),西边是作为综合教学楼的逸夫楼,每天不见比想见都难啊!

     

    曾经,很多次,春天或者秋天,天气好的时候,研究生的课,我都喜欢把硕士、博士生们带到泽园,大家在草地上坐下来,沐浴着暖暖的阳光,然后,开讲。有一届,有个研究生是诗人,硕士论文就研究中文系曾经的老教授彭燕郊的诗歌。于是,我们便会经常朗诵彭老师的诗,《春天,大地的诱惑》《钢琴演奏》《旋梯》《烟声》《无色透明的下午》……

    是你在我身边走着吗?我知道是的,我的光。

     

    于是,在泽园的草地里,我们也就拥有了许多个无色透明的下午。

     


    作者简介


    何云波,1979—1983年就读于湘潭大学中文系;1985—1988年,攻读湘潭大学中文系世界文学专业研究生;先后任教于长沙铁道学院、中南大学。2007年至今任湘潭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