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校友总会Association
  • 新闻公告news
  • 分会组织news
  • 人物People
  • 服务 Service
  • 捐赠 Giving
  • 校友社区 Journal
  • 刊物 Journal
  • 文苑Memory
  • 湘大那些事儿

      眼睛一睁一闭,离开湘大已经八年,八年可以将鬼子赶跑,八年却赶不走我对湘大那些神马都不是浮云的回忆……

      初进母校,什么都是新鲜的。作为一名从贫困山区来求学的农村伢子,经常要过着“缺衣少食”的日子,内心隐藏着深深的自卑,很庆幸遇上了九九管二这个温暖的大集体,以及更加温暖的北苑六栋三零二这个小集体,不到半年即荣升为“寝市长”,当“官”后的自信心空前加强。此后,在各位“室委委员”的支持下(毕业后才知道他们“阴暗”的心理——对于要经常搞寝室卫生的“市长”职位均毫无兴趣),我在“市长”的位子上兢兢业业埋头苦干了四年,与“室委书记”小马哥配合默契,自卑感也逐步远离我而去,与室内的其他各位“室委委员”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多年后,我们仍然保持着联系,那份纯真的同窗情谊并未因地域的距离减少半分。多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又看了一遍“马加爵事件”,我很庆幸,每个有深深自卑感的贫苦学子,都有成为“马加爵”的可能性,如果有好的环境和氛围,“马加爵”就没有任何可以成长的土壤。感谢湘大,感谢九九管二,感谢北苑六栋三零二,回想湘大的四年,我收获良多,深怀感恩。

      大学四年中学了很多专业知识,只是有些惭愧的是现在已有许多知识又还给了我的老师们,不过有一些知识仍然在现在的工作中潜移默化地指导着我。有一点一直让我自豪,作为“市长”,我起到了模范带头作用——我是宿舍“十大金刚”中唯一没有重修过的学生,虽然四年中有四个六十分伴随着我。现在回头想想,当时还可以再努力一些的,技不压身,专业课学好一点,总没有坏处。要感谢我的老师们,尤其是其中的四个善良的老师。

      经常与甘骚(此名来历描述此处略去三百八十七字)跑到文科楼占位子——晚自习一直是我每天对自己默默嘱咐的工作内容之一。一般来说,自习一个小时之后,我们便会不约而同相视而笑——你懂的,然后一起走到走廊美其名曰劳逸结合策上半小时,然后借口此时的思维已经飞翔,自然不再适合自习,便拿上我们的占座课本落荒而逃回宿舍。甘骚作为一个对美女研究有着很深造诣的理论上的巨人,偶尔也会在回宿舍路上给我点评一下某某偶遇美女的气质和身材,而我总是似懂非懂。四年过去,我和甘骚就这样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这一点认识我们的地球人都知道,估计还能坚持五十年不动摇。当然,这种深厚友谊还包括经常教我打篮球的波波——从精神上和经济上帮我最多的睡在我下铺的兄弟。前几天跟甘骚一起吃饭,我们在感慨,这样的朋友是一辈子的了,走向社会后我的友谊无法复制。

              黑衣飘飘的年代.jpg 老杨世博行.JPG

      卧谈会作为宿舍里晚上的必修项目,我做到了一个积极分子应该做到的一切,大伙海阔天空,总是能从恐龙时代穿越到21世纪。足球和女人,自然是卧谈会必不可少的话题。由于我足球知识的浅薄,总被个别异见份子抢白和教育,这个时候的我内心已经很强大,被抢白之后仍然会不屈不挠地问越位到底如何定义,虽然到现在还是没搞清楚。至于女人,我只能从理论层面与大家探讨一下,而且,要装作很懂的样子,一个汗颜且惭愧的事实却是大学毕业连女生的手都没牵过,虽然也曾对某女生有过春心荡漾但是结果显然从未得逞。当然,也不排除有个别“早熟”的同学在不断煲电话粥不参与卧谈会的,我除了表示嫉妒和艳羡的淡定,或者偶尔的插科打诨,只能默默对自己没有电话粥表示哀悼了。至今,我依然认为大学未收获爱情是我四年最大的遗憾,但从不后悔,因为我收获了比那些恋爱中人更多给力的友谊。

      毕业以来,回过湘大好几次。迎接奥运圣火的那年,与某美女同学在迎接圣火过程中拍了许多照片;大前年带父母去韶山旅游,特地转道湘大下榻了一回于湘大求学时望而却步却很景仰的松涛山庄;那次某美女同学结婚,我带着尚处于暧昧期的绯闻女友跑到松涛山庄参加了她的婚礼,总算圆了在湘大从未与美女牵手的梦想。

      今夜,让回忆飞……

      今夜,梦回湘大……

      

      (作者系99级工商管理2班校友,现任天津市裕北涂料有限公司营销总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