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校友总会Association
  • 新闻公告news
  • 分会组织news
  • 人物People
  • 服务 Service
  • 捐赠 Giving
  • 校友社区 Journal
  • 刊物 Journal
  • 文苑Memory
  • 十年之后重返湘大,你会回忆起什么呢?

    20150410113709700.jpg

      最近,打开朋友圈或QQ空间总会看到一条被刷爆的新闻,湘大信工院一对情侣学霸羡煞旁人,双双拿到了北大研究生院的入场券。 

      可想而知,这一纸通知书后藏匿了太多汗水,在湘大,他们收获的不仅仅是一段大学校园里的你侬我侬,更像是寻找到了精神伴侣,为彼此共同的梦想而激昂;在湘大,他们的生命开始了一段新的航程,留存了一段“心涉远路,相携隽永”的时光。

      蓦然间,我的思绪开始飘扬,如果明天是毕业后的十年,我,又会忆起湘大的哪一点哪一滴?
    是一个地方,一些事情,还是一些人?

      会是三拱门吗?

      稚嫩青涩的我怀抱无限激情从那儿走进,四年后,又带着行李箱和满腔的抱负从那儿走出。

      会是联建吗?

      小嘴馋了,和室友或是三五好友撸串聊人生聊理想谈天说地,吃得圆圆的肚子里装的是满满的知足感。

      会是图书馆吗?

      窗帘缝隙里透过的阳光,洒下我在书架前的一方影子,它说它很喜欢我认真看书的模样。                            
      会是三教吗?

      它陪伴我从春秋到冬夏,自旭日东升至满天星斗,它见过我满脸倦颜却满心欢喜,为梦想而倔强坚强的模样。

      会是勤人坡吗?

      我曾经纠结于“勤人”和“情人”,不服输和恋人打赌一步一步数过一百三十九级阶梯,流连于秀山上落地的芳华。

      可是有一天呀,我们终究还是离开了校园,开始在工作岗位上辛勤忙碌,在生活中奔波操劳,或许我们和同窗保持着丝丝缕缕的联系,或许已经孤鸿万里,眷思日久,总是期待着从媒体中寻觅母校点点滴滴。

      最后还会有那一天,我们重回旧地,可是到那时,真的还会纠结于想起什么吗?大概想起的,会是它的所有,它的全部。一切记忆像夏日午后的暴雨,溃坝的洪水,随时爆发的活火山,倾泻而出,毫无保留,一发不可收拾。

      重返校园,共叙昔日佳话,师友同聚一堂,叙情意,话衷肠;忆当初,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好不惬意。
      何谓“母”校?我想,大概是许多许多年以后,即使湘大变化得不再是我们记忆中的模样,走进三拱门,却依然熟悉,踏实,厚重。就像随着时光远逝,母亲脸上的皱纹加深,但当她向我张开双臂时,我依然控制不住想要汲取那份温暖的欲望。到最后这或许早已成为了一种本能吧。

     此刻,我躺在泽园的草地上,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在很远的未来,我听见紫藤花悄悄捎给我一句话,眷恋之情热烈而深沉。

     它说:请回家看看,回湘大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