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校友总会Association
  • 新闻公告news
  • 分会组织news
  • 人物People
  • 服务 Service
  • 捐赠 Giving
  • 校友社区 Journal
  • 刊物 Journal
  • 文苑Memory
  • 爱的致意

      《阿娜依》是一位出生在《瑞丽江边》的《景颇姑娘》。这位能歌善舞的有着明亮《黑眼睛》和《亚麻色头发的少女》,十分喜爱自己的家乡《菊花台》。在她眼里,家乡是个《令人神往的地方》,白天,《野蜂飞舞》,《田野穿上五彩缤纷的衣裳》;晚上,《彩云追月》,《梦幻曲》般的《小夜曲》悠扬地回荡在耳旁……

      家乡《五彩缤纷》的美景吸引了世人猎奇的目光。当了导游的《阿娜依》便每天《漂亮打扮》,津津有味地介绍《我的小村庄》,绘声绘色地讲述家乡《美丽的神话》。《春天》,她最爱唱的是《致春天》,最爱讲的是《春天的故事》,还经常和着《春之声》的弦律,邀游客同舞;夏天,她最喜欢同游客《夏日泛舟海上》,时而《渔舟唱晚》,时而将《夏日最后的一朵玫瑰》送给游客,让游客在高原海子里享受美好的《夏日时光》;秋天,她同游客边观赏《满山红叶》,边唱《古老的歌》,有时还同游客《秋日私语》,悄悄地《告诉你一个秘密》,让游客留下《怀念的痕迹》;冬天,她会带游客伫立在《银色的月光下》,领略那抛洒在雪山顶上《神奇的月光》。于是,她赢得了游客的尊重和好评,有的说她质朴得像《卡布里岛》的《桑塔•露琪亚》,有的说她聪明得像《梭罗河畔》的《玛丽亚•尼娜》,有的说她甜美得像《美丽的罗斯玛琳》,有的说她热情得像《美丽的西班牙女郎》。

      《爱在深秋》。一天,游客中出现了一位旅途中也背个琴盒的外国小伙子。原来,他是来自《星圣费尔南多的水手》,名叫《莎里楠蒂》。他是位小提琴演奏高手,闲暇时从来都是琴不离手。有时,他会高喊一声“《再见,海滩》”,便独驾一艘《水手的小船》,尽兴演奏《划船曲》、《船歌》等应景名曲;有时,他会走进《月光》里,《乐兴之时》,琴弦间便流淌出《良宵》、《小夜曲》、《花好月圆》、《月夜相思曲》等美妙的《旋律》;有时,他会作客《美丽的海湾欧乌拉蒂》,同相聚在《斯卡保罗集市》的《欢乐的西波涅》人及四方来客,敲《中国花鼓》,弹《拨弦波尔卡》,唱《蓝艟之歌》、《丰收渔歌》、《流浪者之歌》,并和着曼妙的《马拉加舞曲》、《普拉耶拉舞曲》、《西西里与利戈顿舞曲》或欢快的《探戈舞曲》、《霍拉舞曲》、《查尔达什舞曲》,翩翩起舞,共度《美好时光》;有时,他会登上高高的《沙拉胡都山》,用琴声迎接《新世纪的晨曦》,让《引子与回旋曲》、《e小调斯拉夫舞曲》、《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等经典名曲飘扬《在帕尔马的天空下》……为圆《吊床上幻想着远航》的那个梦想,《乘着歌声的翅膀》,这次远涉重洋,他来到了《梁祝》的故乡。在一个《蓝色的夜》,他与上过《辛德勒名单》的百岁舅公《阿伐奈拉》在上海《喜相逢》,了却了病危老人在临终前还能见上《来自故乡》亲人一面的心愿……此后,他游走华夏神州,既领略了西域《阳光照耀在塔什库尔干》的绮丽风光,又观赏了南国《千年的铁树开了花》的奇妙景象;既在《苗岭的早晨》听到了少数民族粗犷豪放的《牧歌》,又在《金色炉台》边、《银色山岗》上和《山丹丹开花红艳艳》的山野间,看到了一张张《欢颜》——《走进新时代》的中国人的笑脸。尤其让他感到惊艳的是,在西南边寨《菊花台》,竟然土生土长着这么一位面如《美丽的玫瑰》、歌如高空欢唱的《云雀》的《诱惑》难挡的《景颇姑娘》。《迷人的姑娘》哟!《衷心赞美》之余,他便《情丝悠悠》,面对《晴朗的天空》他暗自发誓:《无论如何》我要追到她!

      他十分珍惜和《阿娜依》在一起的《良辰美景》,当姑娘游途中哼唱《四季调》时,他便紧随其后演奏《四季》曲;当姑娘用树叶吹奏《北京喜讯到边寨》时,他便用提琴演奏《满怀深情望北京》……终于等到了一次姑娘独自《森林漫步》《沉思》的机会,他便冲上去大胆示爱,《温柔的倾诉》:“《我亲爱的》,也许有人会说《想说爱你不容易》,但我《未必如此》。对你我真的《心有独钟》,我十分期盼和你《牵手》。《我和你》虽然相距千万里,但爱情没有距离。因为你,《我的心在平原上》——不,高原上,不再在大海里。我愿到你们《美丽的村庄》定居,我深信,《只有情永在》,《你是幸福的我就是快乐的》。如果说我们是《太阳和月亮》,那你就是《我的太阳》。你瞧瞧,今天满山的《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因为《我爱你这样深》!《我愿》《同你一起走天涯》,《永远两个人》,用爱共谱《生命之歌》!”

      这是《爱的礼赞》,也是《爱情的歌》。他的倾诉如《G弦上的咏叹调》,《多么好》听啊!其实,《景颇姑娘》也早关注这个特立独行的《红色小提琴》手了,相处虽短,心里却有《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感觉。刚才听了他一番表白,她恍如置身《爱的天堂》,《爱之喜悦》写到脸上,她什么也没说,便《情深意长》地将《玫瑰的红唇》贴到了《莎里楠蒂》嘴上,《以吻封缄》,共享《爱的甘醇》……

      《相距遥远也相爱》。此时,林间景区广播里播放出一首《人心激动》的轻音乐,它正是小提琴名曲:《爱的致意》。

    (陶德友,原湘大中文系80级2班校友、校乐队小提琴手;现为广州市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人事处处长,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