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校友总会Association
  • 新闻公告news
  • 分会组织news
  • 人物People
  • 服务 Service
  • 捐赠 Giving
  • 校友社区 Journal
  • 刊物 Journal
  • 文苑Memory
  • 湘江情怀

      大学毕业后,我放弃了留在北方大都市的机会,奔赴古城长沙,在这里厮守着我钟情的湘江,一晃就是近半个世纪。

      那是47年前一个深秋的早晨,我坐着南下的火车投入了长沙的怀抱,一下火车,就直奔湘江边。淅淅沥沥的秋雨中,对岸麓山如黛。秋雨打在江面上,反晕出一片朦胧的如烟似霭的水雾,透过水雾,在碧莹莹的水波里弹起缕缕的涟漪。摆渡船穿梭在水雾和秋雨之中,漾漾的柔波恬静而舒缓。码头边,一袭青花浆染土布衣的女子,戴着蓑笠,就着清澈的湘水和朦胧的晨雾在用棒槌捣衣……我决定住在湘江边,日出日落、分分秒秒感受湘江的韵味、湘江的雅。

      在地图上能发现,湘江很少有急弯,一路豪放地奔腾着到了长沙,她却神奇地绕了个弯,在岳麓山下放慢了脚步,在橘子洲头分汊,一边流向东,一边流向西。岳麓山、橘子洲、湘江水、长沙古城在此交融。湘江水似乎在向世人昭示:她想把自己最绚丽的精华,在麓山寺袅袅的钟声中、在岳麓书院的千年浸染里做一次永久的沉淀。那时湘江上是没有桥的,连接山、洲、岸、城就得渡船。一只只渡船,就像古城长沙摆放在湘江上的鞋子,沾满了岁月的烟尘,摆渡的艄公来来回回地忙碌,书写着一代又一代人的春秋,承载着一座古城的历史。

      当时的湘江,鱼类丰富,常引来沙鸥翔集。江面上,撒网的、荡桨的、摇橹拉纤的,扬帆借风,千船竞发,白帆点点,百舸争流。两岸码头密布,一派繁忙。湘江岸边,是砖木结构的房子,陈旧的式样更显出几分古城历史的厚重。后来我去广西找到了湘江的发源地猫儿山。那里峭岩如壁,尖石如刀。山洞里,一股水流奔涌而出,周边的岩石里、群山中,无数溪流喷薄而出,顷刻间汇入小河。小河变得宽阔起来,滔滔而下,在雾岚缭绕的岳麓山下,聆听着袅袅绕绕的晨钟暮鼓声,然后带着一泓清水从容北去,会洞庭,入长江,归东海。

      麓山雾岚缭绕,遮不住湘江风流。我与不少年长的长沙人聊天,在他们的记忆中,湘江赐予的是无限的欢乐和宁静、富饶、殷实的生活。如今,长沙的江面上已架起了六座桥,各式各样的木帆船、摆渡船已成了回忆,整个城市形成了六桥三环的格局。正在修建中的两条湘江隧道和城市地铁将使长沙东西两岸的交往更加便利。湘江风光带沿湘江两岸而建,绵延十几公里,亭台楼阁、婉转曲栏、诗词碑刻、古树奇花、小桥流水。夜来了,风光带上彩灯齐放;江面上游船凌波,华灯映水。湘江曾经沧桑的肌肤上,流光溢彩。

      长沙的环境的确是美的,山、水、洲、城相映成趣。橘子洲浮卧江心,是串起山水洲城的一颗明珠。湘江便是橘子洲的床,床很柔软,时时轻微地晃荡,让橘洲入梦、让游人沉醉。岳麓山雄峙湘江西岸,每到秋天,山上的枫叶红了,桔子熟了,碧绿的水床上,翠盖红裳,桔红柚黄,果香四溢。岳麓山顶上麓山寺悠远的钟声构成她的诡秘与清幽;山脚下千年学府岳麓书院里“惟楚有才,于斯为盛”的名联,阐释着她的博大与精深。江涛有声,湘水有情,延绵不绝。历史给湘江留下了长长的剪影,湘江回赠给历史的却是一片片幸福的阳光。

      水秀千里沃土,浪吟万卷风流。湘江边的人们,就在这青山碧水绿洲之间,迎朝阳,送晚霞,数星追月,沐雨栉风。他们吸收消化“心忧天下、敢为人先、兼容并蓄、不尚空谈”的湖湘文化底蕴,在大地上留下足迹。

      在湘江边,捧饮湘江的碧水,感受麓山的仁爱,分享流淌的旋律,吸吮绿洲的果香,是我半个世纪不曾稍减的乐趣。

    王克英.jpg

      (王克英,湘潭大学董事会董事长)

                              转载自《人民日报》2012-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