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校友总会Association
  • 新闻公告news
  • 分会组织news
  • 人物People
  • 服务 Service
  • 捐赠 Giving
  • 校友社区 Journal
  • 刊物 Journal
  • 文苑Memory
  • 郭帅:五年辩论磨一人

     

    (郭帅滑雪)

    叫“郭哥”还是“帅哥”?

    一声“郭哥”,是对学长的称呼。

    一声“帅哥”,是名副其实。

    双眼皮,高鼻梁,拿着一本厚厚的黑色皮质笔记本,翻到空白页,握笔,透过茶色边框的眼镜,眼神专注。

     羞涩”男孩与百灵鸟的第一次邂逅

    10级土木工程的郭帅,现已是研一学生。

    “其实研一就像大一,是个广撒网,多捞鱼的时间段。”郭帅如此形容他现在的状态。

    大一的他也选择了很多东西,而辩论却坚持了五年。像是“百灵鸟”的“钉子户”,从十六届到二十届,也就是今年这一届,他说自己也曾有过大一的羞涩时光。

    十六届是他第一次打“百灵鸟”辩论赛,但是在准备时期因有事回家,而辩论赛近在眼前,于是他便和学长提议换人。恰比赛推后了一个星期,“等你回来吧。”学长是这么对他说的。

    于是,一个在山西,一个在湘潭,一个10级,一个06级,每天打两个小时的长途电话,内容便是今天大家一起讨论了什么,得出了什么结论。就这样,二辩的位子一直为远在山西的郭帅留着。

    “但是,我们输了,特别不甘心,特别是看着07级08级的学长们。”他抿嘴,摇头,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但听得出来,语气中仍有些情绪,这件事一直在他的心头上。他看上去是温和的,但还是心有猛虎。正如他所说到的,喜欢辩论的人一般都是有好胜之心的。

    输了,而学长对他的信任,照顾,支持,让他在辩论之路上一直走下去,甚至因为太累而想退出辩论队的念头也不曾有过。

    “辩论队人情味特别重,大一和大四都玩得特别好。而各院的辩论队之间很协作,就像十八届时文新院输了就会尽全力来帮助我们,其实辩论都是大家捧起来的。”语气里有对学长的感激,对辩论队人情味的认同。学会合作,懂得感恩,辩论教给他的不仅仅只有二辩质询的技巧。

    也正是这支辩论团队,在十八届“百灵鸟”辩论赛中得了冠军,郭帅也被评为十八届的“最佳辩手”。

    大家知道的都是结果,能给的都是赞美。可是……

    辩论背后的百味

    “那段时间很痛苦,人几乎要崩溃,整天在办公室里想辩题。”

    “压力特别大,宁愿不打决赛。”

    “胜负都无所谓了。”

    从郭帅加快的语速和轻轻摇头的动作中可以感受到不适用,焦虑,烦躁等一些情绪混合在巨大压力下沸腾。

    “赢了,得了冠军。”他抬眼,一笑,“很释然,很轻松。”

    那种笑,是经历了痛苦熬过的意味深长的笑,带一点无奈,带一点骄傲。他不掩饰自己的感情,他当时就是胜者。

    而那些痛苦就是在十八届“百灵鸟”辩论赛时所经历的,也就是郭帅的大三下半个学期的四个月。

    第一个月,准备辩论赛。

    第二、三个月,打辩论赛。

    第四个月,庆祝辩论赛。

    这就是郭帅,乃至整个打“百灵鸟”的辩论团队的整个学期的生活。

    郭帅讲起他的大三下半学期请了两个月假,假条上是周一到周五都请假,写上十几个人的名字,一周一周地请假。周一周二上图书馆找文献,查论文,收集各种与辩题有关的资料。后几天就写辩词,打辩论,脑子整天除了辩题就是辩题。一般学生都难以想象他身上顶着怎样的压力,来自身体,来自比赛,来自责任,他就是这么挺过来了。

    而近年的辩题都倾向于社会科学性的,其实对于郭帅这个工科生来说,是比较难以驾驭的。“我觉得整理好打百灵鸟时的资料,再加上自己的观点,都可以成为社会科学的论文了。”他哈哈大笑。

    而除此之外,在实际上,辩论给郭帅带来了什么呢?

    “我不能说辩论给我带来了什么,因为在现实生活中很少有争论,我也不喜欢把辩论的争论带到现实生活中去。”确实,短时间的接触中能感受到他的性格没有攻击性。他坐姿端正,语速不紧不慢,手势不多,眼睛常看着你,那是一种让人感觉得到他很自信的姿态。

    当他在23岁时在谈什么

    20届的“百灵鸟”已经开始,郭帅是代表研究生院的辩手。

    采访是在西饼店里,等到结束时,外面三人坐在外面等他,桌子上摊开的资料,笔记。他马上走过去,开始和他们讨论起来。“下周要打比赛。”之前他云淡风轻的一句话,那时我才惊觉它的含义。

    采访期间,他接了一个的他爸爸的电话。“嗯,吃饭了。”答的是爸爸那边问的第一句,能感到亲昵的语气。他后来说道家里人打电话过来比较多,联系比较经常。

    “其实现在比读本科时压力大很多,因为也要开始考虑工作和家庭。”23岁的他也有着这个年纪的思想,对于眼前和未来,工作和家庭。

    羞涩的男孩经历五年,已经成长为23岁的沉稳男子。无法追溯他18岁的样子,但今日的他,已是学妹们口中的“大神”,也努力地为自己将来的工作增加有效的筹码。

    想对你们说

    作为已经第五次“打鸟”的元老辩手,还有些话想对年轻的辩手们说。

    “其实有些人觉得累退出辩论队,是对的。辩论队是优胜劣汰的,总共有四个辩手可以上场。每个人都有选择,而辩论就是我的选择了。”

    “我希望辩手们可以把百灵鸟当成是一场游戏,只能是兴趣而不会是主业。辩手们都是由模仿开始,一开始会比较死板,但在打的过程中会熟悉比赛节奏,慢慢把握交锋感。辩论的魅力不就是在于这个交锋嘛。”

     “大一的时候我看着周杰皓学长打辩论赛,就是十六届的最佳辩手,我觉得好厉害好帅啊。”

    而郭帅不知道的是,当别人提起现在的他时也是如此。

    转自  三翼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