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校友总会Association
  • 新闻公告news
  • 分会组织news
  • 人物People
  • 服务 Service
  • 捐赠 Giving
  • 校友社区 Journal
  • 刊物 Journal
  • 文苑Memory
  • 张浩 生活给予我的

        一个人步履沉重,走上电梯,电梯开门,关门,下降,上升,而人身上背负的东西越来越多。这是张浩摄影和后期的一个二维动画短片《电梯》的片段,“人生就像坐电梯,上上下下后,人的身上总是多了点什么。”

    而大学将近四年的时光,在张浩身上又多了点什么?

    “我是个很没主见的人,高考结束填写志愿时,我觉得每个专业对我来说都一样呀。”张浩半戏谑半认真地说。“不过,我知道自己被录取了动画专业后看了一个暑假的动画。”他一挑眉,自己先笑了。

    “他呀,在我看来是个很有主见的人,很有想法,并且会去做的人。”而张浩在他女朋友心中又是另一番样子,她语气里都是相信和守护。

    这位英语不好的男生却有位英语系的女朋友。

    仅仅只是爱情吗?他,自己创业,她,做微商。

    近四年的时间,认识更多人,更多优秀的人,更多值得学习的人。仅仅是友情吗?

    “你的朋友圈,大部分就决定了你。所以我们都要跳脱到更高更优秀的圈子里去。”

    他是成熟了的,你听几句便能察觉,可他的成熟却又是区别于世故老成的,仍有着独特看法。

    “湘潭是不适合像我们这种工作室成长的,因为这里的人看不到它的价值。”

    他的眼睛很亮,常瞧见头顶灯光的在他眼睛里的闪耀,一睁大眼睛,抬头纹明显得很。我不禁暗想:大四,是老了吧。

    与忙着找工作忙着怀旧的大四不一样,他根本不去想关于“老了和不老”和“玩和不玩”的问题。

    “每个阶段都有每个阶段玩的东西,就像现在,我玩的就是创业呀。”

    “就这么走上了创业之路”

    2014年10月,张浩和另三名同伴创立了云端工作室,在湘大的创业微工厂落了址。

    携四人,志同道合;四年积蓄,买得设备;租一间房,隔着玻璃可以看见对面的同伴,不宽敞却已足够。

    为什么走上创业呢?

    “做喜欢喜欢的事情。”

    这句话是很多前辈平庸半生而后对后辈说的心里话。

    他没有劝导,没有夸耀,只是平平常常地回答:“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有了收获,就会更加投入地做,然后循环地去做这件事,你所获得的东西和一般工作是完全不一样的。”

    他也在单位实习过,初见单位里的人用电脑快捷键特别快,会有“哇”的情绪。后来却发现他们每天干的事情都一样,一样数量的片子,模式划的修片。

    “没意思。”他孩子般的下了这个结论,“他们只是技术农民工。”

    他不愿当个“技术农民工”,他有自己的想法,他要创造,不要模式。

    也许大学生的创业总是那么具有浪漫色彩,只要个温饱,足够买些零碎东西就可以。

    干不下去?干不下去就找工作呗。

    “它也会是我人生的经验。”

     

    从“技术小白”到“技术大神”的路是否好走?

    “每件事情看上去很简单,其实都很难。”他嘴里蹦出这句话,眼睛从电脑屏幕转向我,安静地望着。

    他走在湘大少有人走的小道上,走在别人睡梦中的清晨里,走在别人看不见的风景中。走得多拍得多发现得越多,自然拍得越好。

    “一个人要是拍了四五年湘大,他拍出来的肯定是最好的。”他是如此相信实践,“我一天到晚都没灵感啊,灵感哪来呢?就是来自于实践。”

    爱好不浓,兴趣不足,技术不到家的他,曾作为记者团成员之一懵懵懂懂地被老师带着去拍照,去参赛;曾被学长教导“要多跑跑外面,多走走小路”。慢慢他就觉得摄影有意思了,好玩了,自然而然便自己找东西拍。

    “你要找事情做,当你主动找事做的时候,就算你不会,前辈、老师都会教你。”他认真地说,脸上语重心长的过来人神情,倒是可爱。

    “做《电梯》的时候,买了泥自己捏人物,很小而且稳定性不好,要用牙签订住。一张一张地摆造型拍照片,视频都是一帧一帧做出来的。”张浩回忆着之前的时光,“那时候还常常熬夜”。

    他表情却很平静,像未曾觉得麻烦和痛苦。为何?

    “我相信那都是生活给我的。”

    与张浩合作过的一位壹农壹果的合伙人说起他:“他的拍摄风格好,比市场上拍的也要好。”

    对未来无所畏惧,对现在百般珍惜。生活给了张浩的,其实也都给了我们。

    转自  三翼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