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校友总会Association
  • 新闻公告news
  • 分会组织news
  • 人物People
  • 服务 Service
  • 捐赠 Giving
  • 校友社区 Journal
  • 刊物 Journal
  • 文苑Memory
  • 郁强:随心所向,去以远方

      在湘大东门,有一个201画室。画室的创办者是湘潭大学艺术院2014级学生郁强和杨法航。你可能和我一样,对两个年轻的大学生在大一下学期接手这个画室做了老板感到惊讶。尚为学生的他们,在自己擅长的绘画方面,已经成为了别人的老师。

    初次在201画室见到郁强,我便被这个来自安徽芜湖的学长拂面而来的艺术家气息所感染。学长的名字也很有意思,刚开始我以为是取愈来愈强的寓意。他说起自己的名字,爸爸姓郁,妈妈姓强。起的虽简单但毫不随便。

    我好奇的询问201画室的取名,才得知郁强为此也是好下了一番功夫。他觉得现在的画室都喜欢用雅、墨等字,把雅字都用俗了。并且201的谐音就有爱你一生的含义,他接触美术到现在已有十多年了。他想把艺术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样可以永远感受到美术艺术带给他的快乐。比较有趣的是,也正是在2月一日,郁强下定决心要开设画室。

    郁强_副本.jpg

    (郁强在练字)

    去画室的那天,碰巧遇上郁强在帮朋友在画上题字,书法的确是让旁人惊艳。他摆手说自己书法业余,没国画扎实。我借机问了他擅长的绘画,"没什么画的好的,就是随便画画,小的时候喜欢画各种动物,现在更喜欢国画。我接手画室后特意加了国画课。"他还是仍旧谦虚。见我盯着墙上的一副水墨画看,旁边的朋友搭话:"别听他这么说,郁老师的竹子画的可好了。"我浏览了四周,发现墙上挂的大部分是郁强自己的画作。像是猜到我要问什么,他对我说:"中国近代画家,我比较喜欢岭南画派,尤其是赵少昂的花鸟画。"沉默了片刻,他又说:"西方的印象派也是我钟爱的。""梵高?""对,梵高是个很了不起的作家。我觉得喜欢一个画家不仅要看他的作品,更要看他的为人。单纯靠炒作关系、人品极差的所谓画家是让人深恶痛绝的。"顿了顿他又说:"我比较敬佩我们院长周小愚老师,他经历人生坎坷,但内心始终恪守着一片净土。"

    《蝶恋花》_副本.jpg

    (郁强的作品)

    旁边学画画的同学喊着“郁老师郁老师”,他对我不好意思的笑笑,朝学生走了过去,耐心的解释铅笔素描要领。旁边他的好友告诉我,“生活中同学、学绘画的学生都叫他郁老师或者强哥,他比较喜欢别人叫他郁哥哥。"我听了,直觉得很有趣。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湘大的大学生,郁强和杨法航还带了一些子弟小学的孩子。他坦言这些小孩虽然爱吵闹,但有很多天资聪颖。“我很喜欢和他们一起画画,小孩的想象力总是无穷的”。他一改之前说吵闹时的无奈,笑着说。

    他说自己文化课不够好,高考走了艺考这条路,阴差阳错考进了湘大艺术系。问到他的绘画天赋,"家里没有人从事绘画行业,但我就是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画画了。""小的时候就喜欢蹲在地上画各种各样的动物"。我想,其实有的时候真的也不存在遗传这东西,靠的还是与生俱来的天赋。与画画多年的接触足以使绘画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郁强给自己定了一个又一个目标。开画室是他一直都想做的事,又碰巧遇上一个持有同样想法的同窗,然后一拍即合、开始创业。为了成为一个称职、对学生负责的好老师。他退了院、校的学生会部门,一心一意筹备画室的开设工作。在开画室之前,他当过一个月的高考美术助教和一个月的国画助教。但在他看来,这些经验对开办画室还远远不够。于是,他又去了湘潭两个画室应聘,一个是湘潭市大卫美术培训学校,一个是阿拉丁美术教育中心。两个画室都给他抛来了橄榄枝,这让郁强增加了不少自信心。"毕竟自己那么喜欢艺术,能开画室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肯定了。"他笑着说。

    即使绘画是自己的专业,可是他平常的练习可是一点都不会因此减少。他给自己定下每日一画的计划,但现在因为开设画室的原因不免有些耽搁。他跟我透露自己想积攒画作,大四毕业时想在学校办一个画展。在他看来,教别人画画其实更能让自己有所提高。谦虚如他,面对我的赞美,他淡淡的说:"高手何其多,人应该要往上看,没有什么可骄傲的。

    《暖晖》_副本.jpg

     

    (郁强的画作)

    虽然现在自己与别人合作开了个画室,但谈及未来,他说毕业以后也不一定就是开画室。其实他和大多数大学生一样对未来也很迷茫,"但是我知道要有一个积极向上乐观的心态,要不断的学习,愿望才会一个接一个的实现"。他这样说。我开玩笑的问他:"上理论课无聊的时候会在书上画画吗?"他嘿嘿一笑:"那是我读中学时在课堂上常做的事,现在在画画里也不算初学者了,对艺术和美学的认识更深,自己的控制能力也比小学中学阶段更好些,所以并没有再停留在那个阶段了。"    

     他说虽然身处艺术院,但很少看到真正喜欢画画的人。郁强喜欢在兴趣部落上发表自己的作品,也常会引人来关注。"我没事的时候会选择在宿舍画画,钓鱼是我除画画外最爱的事情了。"我点点头,注意到画室的一角有一架小小的钓鱼椅子和一些渔具。"你有送过作品给别人吗?"我问他。"我很少送人画作的,因为自己画的每幅画都有寓意,因为打算屯着作品大四的时候办个画展。但别人托我画我还是很乐意的,尤其是欣赏我作品的人。"他说这话时很开心。我想,从事艺术且能拥有知己真是一大幸事。

    "在大学,多尝试是好的,但是还是要找到适合自己性格兴趣方面的事,同时最好还是要贴近本专业。美术系画的比我好的人还有很多,我开画室全凭热爱和兴趣。"他这样评价他和伙伴创办画室的事情。我看着他在给新来的学生解释如何画竹叶,一笔一笔。学生在一旁惊呼郁老师画的真好,自己画的很差劲。他温柔的笑,“画功岂非一朝一夕的事,你只要加油你也可以。”说完,又去指导在一旁描摹的另一个学生。

    我看着这些认真画画的学生的背影和满屋的绘画用具作品,内心只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对绘画者来说,画室是他们得以放下一切、释放自己的栖息地。一间画室、两个大二学生真是一个值得描绘的故事。这是他们的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那么,你我的又是哪样呢?

    促使他们的,除了在年轻的血液里叫嚣着的一腔孤勇,更多的不过是一种绘画人的本分。所以不竟感叹年轻真好,若干年后也不免会是纪念青春的一件乐事。

    转自 三翼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