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校友总会Association
  • 新闻公告news
  • 分会组织news
  • 人物People
  • 服务 Service
  • 捐赠 Giving
  • 校友社区 Journal
  • 刊物 Journal
  • 文苑Memory
  • 蔡进辉: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我当时很激动,因为这是我们学校首次以第一完成单位在《德国应用化学》上发表研究论文。”实验室里,他摸了摸头,不自然中夹杂几许害羞,可紧接着却又神色坚定,自信满满。

    2015年10月25号,化学学院邓国军教授牵头的“绿色合成化学与催化”研究团队传来喜讯:黄华文和蔡进辉等人在《德国应用化学》(Angewandte Chemie International Edition)上发表研究成果《铜催化条件下内部氧化剂激发的吲哚有氧氧化及环化》。

    论文截屏

    “我相信有了这个突破后,我们学校之后一定会更加敢于去尝试一些高档次的刊物。”在被问及自己参与的论文发表在《德国应用化学》这样的顶级刊物上的心情时,蔡进辉学长这样说道。

    原以为像这样的化学大神一定高冷得随时给人以“生人勿近”的感觉,却没想到他居然是一名再标准不过的理工男。与人相处稍显局促,谈起实验却神采飞扬。他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无需声张的厚实,一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芒……

    “外面很冷吧,真是辛苦你这么冷还要跑这么远。实验室的味道有点刺鼻,能习惯吗......”蔡学长是一个很细心的人,很懂得关心别人的感受,初见给人十分和善的感觉。他一直笑呵呵的,会让人放松下来。

    和蔡学长同实验室的学长说:“蔡师兄平时很随和,对课题组的人都很热心,也没什么脾气。你问他关于科研或生活上的事,他都很耐心讲解,从未不耐烦,平时也总是来的最早,洗试管洗的最多。”以前如此,取得成就后也一如既往,或许他骨子里就带着谦和,这谦和并不会因外界而改变。

    蔡进辉在做实验

    通向成功的路上,必会有几段迷茫期。加了蔡学长的QQ后,记者发现就在论文发表前不久,他有这样一条心情:“已经研二,却感觉自己学到的微乎其微......”了解后我才知道,那是学长的一个迷茫期。那段时间,他每天都在做同样的事情,几个月做同一课题做不出来的时候就会感觉很迷茫。他说:“没有成果之前,我有时会觉得自己学的东西十分渺茫,心里不是特别稳,会怀疑说自己是不是不适合搞这些,也曾有过背地里去投简历找工作。”                         

    曾有迷茫,还是一路执着坚持。

    2013年,他通过了化学院的“3+1”选拔考试,被送往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联合培养。那是一个气氛紧张严肃,每一个人都在拼命努力的地方,在那里,对于学长来说,熬夜司空见惯,孤独也随处泛滥。长此以往,他闲下来的时候都会不习惯。但是却在那儿,磨练了蔡学长的意志,铸就了他坚韧不拔的性格。为了这篇论文,他从去年九月一直准备到今年五月,期间都是利用没有课的空闲时间做实验,有时候为了避免残存过多对分解过程的影响,中午索性连饭都不吃。做实验身心俱疲的时候,就去打打篮球,学长说“出出汗我的坏心情就都不见了。”

    他的个性签名这样写道:为未来而奋斗,把每一天都当成最后一天。他说不想给自己拖延的借口,所以以此来激励自己。

    蔡进辉

    千山万水,艰难险阻,他咬咬牙,就这样过来了。

    不善言辞的蔡学长在女朋友面前却是个十足的大暖男。提前什么也不说,在女朋友生日当晚给她大大的惊喜。冬天里怕她冻着,把她所有的衣服给洗了。她问:“你一个男生,给我洗衣服,会不会有点不妥。”他说:“大丈夫能屈能伸,给女朋友洗衣服算什么。”对于感情,他觉得遇上一个对的人不容易,遇上了就要全心全意付出与珍惜。愿他们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他对人,总是默默地奉献与关爱。

    他对事,总是坚定地承担与进取。

    他真真地验证了那句话: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转自 三翼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