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校友总会Association
  • 新闻公告news
  • 分会组织news
  • 人物People
  • 服务 Service
  • 捐赠 Giving
  • 校友社区 Journal
  • 刊物 Journal
  • 文苑Memory
  • 薛忆沙:湘大制造了我,我为湘大自豪

     很荣幸最近加入了湘潭大学欧洲校友会并被任命为名誉会长, 赵丹会长说不管你在湘大读过高中、职大、本科或是研究生,只要你在湘大学习过就是校友,就应该写一点与湘大有关的故事。

    我是八十年代初期进入湘大。1981年那个炎热的夏天,当时已经高中毕业并工作了一年,由单位部分考试作为代培进修生的我被送到湘大学习英语三年。当时本以为我会像湘大经济系学员一样进一个单独的干部培训班,后来不知资金还是人数不多的缘故,我们学外语的代培生都是插班进入本科班学习,在我前面有日语班几个同学,还有79级英语班的几位学友,所以学校也就照样安排我进入81级英语专业本科班学习。
    记得当时我弟弟薛忆沩那一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航空学院, 我爸爸自豪地对人家说我家从没有一个大学生到一下子出了两个。弟弟后来改行成为作家,他写过一些八十年代大学生的故事,希望也有我们当时的影子在里面。
    “是一个特别的班”

    我进湘大的那个班是一个特别的班,我们前面没有80级, 班上同学年龄相差5到6岁。 77级、78级有许多文革时期积压的才子, 因而那些班的学生年龄悬殊很大,但后来这个悬殊就大大缩小了。到了81年我们进来的这个班也出现这样大的年龄悬殊,这是有点奇怪的,外语系的其他同学看我们这个班也觉得有点特别 。我们班22个同学都来自湖南省,除了我是长沙出生的,其他来自省里各个地区,他们都是以高分考到湘大的, 那时湘大招生的分数从学英语来看可能是湖南省最高分才能进来。回过头来看,才知道自己多幸运能和这些在高考里面百里挑一的精英们同班学习。我们来自各地所以口音不同,有个同学叫杨超伦,他自我介绍时带有口音把自己名字说成了“羊吃人”。 这位同学后来在新华社工作,也干得很好,口音困难没有给他带来不便。 我们班长熊京民是一个只读过小学就参加文工团的文艺人才。他比我还大,进大学前已经工作过7年了,后来才知道原来他13岁就进入文艺团体当小演员,所以20岁出头他就有多年的工龄了。班长不仅跨过中学这道槛考进大学,后来还考上南开大学历史学研究生,后来到美国后出了本有关美国的历史书,之后他又重新学习改行做电脑公司的管理。我们班书记严文斌就是口语笔译都很好,记得我们在桂林实习时我和他一个小组,有时我和外国客人对话时忘记单词就盯着他,他就会来“救”我。班上还有个进大学才16岁的同学,叫做符燕君,我和她一大一小一胖一廋,却也成了好朋友。符燕君现在在湖南理工大学教书,她先生姜岳金也是我们湘大哲学系的。比符燕君先到湖南理工大学教英语的另一位同学李岳建是我们班的开心果,他追求过符燕君,我还给他传递过信息,可能是缘分未到也没了结果,但后来他们都各自有了幸福的家庭,上帝居然安排他们在一起工作。今年五月回国,我也特地去看了我这两位很要好的同学。

    在湘大期间我们女生大都住在东一栋, 我和别的班的几位代培生住东二栋。记得那时我常常从我那一栋隔着那么大的空间叫喊我们班女同学。我们那一栋住了一些别的系的读研究生的男生,有的想通过我认识我们班女生,也会跑出来看。他们有时会问我某一个和我回话的女生叫什么名字,我就故意只喊她们的英文名,Lucy, Hellen等,他们就没有办法知道我的美女同学的真实名字了。 

    给我们上课的英语老师Robert, Jenny 和伊丽萨白老师是从英国来的,所以我们那一个班是从英语口音学起来的, 这对我后来到英国学习和工作有很大的帮助。

    给我们上精读课的还有李嘉熙老师和他的夫人文老师, 他们对每一个学生都非常好。我第一学期感到成绩赶不上其他同学,李老师还把我叫到他们家谈心。多年后他们一直和同学们保持联系,敬爱的李老师和文老师已经离开我们了,他们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我们还有龙老师和杨红老师夫妇,现在都已经退休住在北京,也和同学们一直有联系。和我们失去联系的是一位年龄比我们大不了多少的舒畅老师, 她是上海外语学院毕业分到湘大的。她很洋气,是许多男生心里面的女神,会给我们讲许多国外有趣的事情, 其实现在想来她也没有出过国,只是看的书多罢了。我在东二栋住的时候,有一次她来我宿舍借我的柴可斯基一个交响乐录音带, 她说是和中文系的彭燕郊老师一起听听。后来我和住隔壁的中文系研究生袁铁坚、杜平等聊天才知道舒畅老师也想考中文系的研究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后来彭燕郊老师不带研究生了,我和好友安娜也去看过彭老师。

    微信图片_20190423173958.jpg

    彭燕郊与著名学者贾植芳在交谈

    “在我的湘潭大学”

    在湘大那几年,因为住在东二栋认识了许多中文系的比我大的老师和同学, 我和教外国戏剧的胡安娜老师也成为朋友,刚才提到我和她一起去省博物馆彭老师家。安娜后来调到湖南戏曲研究所,至今我们还是好朋友。 还有中文系的王鲁湘、袁铁坚、杜平、高原,蒋武、戚继红等,很遗憾的是杜平和戚继红都已经离开我们。我那时很佩服戚继红的原因是我读高中时我的老师曾经把戚继红的文章给我们作为范文进行分析,后来到湘大得知这个才女就住我隔壁,我马上就成为她的粉丝,常常和她一起聊天做饭看照片。王鲁湘考到北大读研究生后留校,戚继红也到了北京, 我还去过他们在北大的家。王鲁湘老师现在是凤凰卫视文化大观园的节目主持人, 为推广中国文化做出很大贡献。和我同寝室上下铺经济系的代培生李建国女士后来当上了湖南团省委书记,我还记得中文系的研究生袁铁坚给李女士介绍他们班一位姓谢的男生,他们聊天我有时就躲在床上偷听,但是袁铁坚也像我一样白费了力气。
    我也不是完全白费力。79级有位代培生叫魏利达的看上了同班的吴敏,我就天天做她的听众。那时湘大还有露天电影,我们三个会一起去看,然后我一个人偷偷溜回来。利达和吴敏现在事业生活都很幸福,他们的女儿叫吴魏刚出生的时候我去看过她,多年过去她已经长大去了牛津学法律,现在在英国最大的律师楼当律师。
    我们班同学都是高考高分进来的,但是进校后仍然很刻苦学习,这一点非常令佩服。有的人是一考进大学就60分万岁, 但我们班的同学完全不是这样,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后来在各个领域都干得很好。我们大学时学过的英国文学,像狄更斯,简·奥斯汀等作家,在我的脑海里留下太深的记忆,后来我到了英国生活后,甚至会去给我遇到到人对号入座。有一次我和英国同事聊天说另外一个人像远大前程里面的那位把孩子培养成绅士的罪人,我的同事吃惊地问我: 你在中国读过狄更斯? 我说是呀,在我的湘潭大学。
    “我都会尽力、也会很高兴地去做”
    我们班有差不多一半同学在国外生活和工作,有七个在美国,分别是熊京民、钟吉娅、张小洁、杨子学、闵春和、冷建民、杨燕英,我在英国, 还有陈蓓在日本。 在国内工作的也是从南到北, 罗宏斌现在在广州暨南大学当老师;在长沙的有邓继云杨庆平夫妇;湖南还有程照和胡小波,刚才说过的李岳建符燕君;在上海和杭州的郭兰英和赫英;在北京有四个同学,王玉雯现在是北京理工大学孔子学院教授了,新华社工作的同学关心国和严文斌都都已经是司局级干部。关心国当过新华社纽约分社的社长, 严文斌现在是新华社国际部的主任,杨超伦也和他们一起工作。在刚开过的19大党代会严文斌当上了19大代表。 严文斌、熊京民、关心国在湘大学习时就是专心学习积极向上的班干部,今年十月在他们的号召下我们班大部分同学今年10月2日到4日在长沙和湘潭度过了几天愉快的32年相聚。我们回到了湘大校园,受到副校长刘建平、外国语学院党委书记罗益花等的接待。
    微信图片_20190423174207.jpg
    外国语学院81级英语专业校友毕业32周年回校团聚
    我们湘大81级英语班是个Tight-knit circle, 中文意思是密切联系的小群。我们班22个同学中只有赵小明联系不上,最近和78级英语班的徐元联系上了,他答应帮我们找,希望他能找到。81级英语班这个20人的微信小群里,我们都像兄弟姐妹一样,无话不说。现在我高兴又加入到欧洲校友这样一个大集体,看到许多比我小的学弟学妹都在欧洲生活奋斗, 我非常高兴,能给校友们一些帮助,我都会尽力、也会很高兴地去做。
    “湘大制造了我,我为湘大自豪”
    我本人于91年来英国学习,之后进入英国的金融城,在伦敦金属交易所系统的公司工作, 后来到了法国里昂银行在伦敦的分部做到了金属矿业部的骨干经理。 在大银行做了十多年以后我出来成立了金属顾问公司, 我们的专业是把矿业原材料进口到中国,也做了房地产和矿产的投资。我自己在业余时间也搞诗社帮助合唱团,98年还在英国创办了首届湖南同乡会,现在同乡会是别的朋友在做了。有一年我作为侨领回湖南参加省侨办的一个活动,派车来接的是湘大英语专业79级的黎里溪,他当上省外侨办主任了。 世界从大回到小
    我现在有两个孩子,他们是中英混血儿,都很优秀。女儿考到剑桥大学, 儿子考到伦敦大学,但我常常对他们讲,他们妈妈在国内的大学就是中国的湘潭大学, 没有湘大不会有我后来的成就,也不会有他们。湘大制造了我,我为湘大自豪。那几年还有好多小故事以后慢慢讲。
    英国薛忆沙女士
    2017年12月18日写于伦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