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校友总会Association
  • 新闻公告news
  • 分会组织news
  • 人物People
  • 服务 Service
  • 捐赠 Giving
  • 校友社区 Journal
  • 刊物 Journal
  • 文苑Memory
  • 刘振涛:用浓墨书写荡气回肠的篇章

     微信图片_20190423113348.jpg

    刘振涛,字涛声,号云山,别号莲心草堂主者。1937年出生,湖南宁乡县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湖南省文史馆馆员,湖南省知名文艺家档案专馆首批建档知名书法家,湘潭首届文体卫名人,湖南名人书画馆馆员,湖南九歌书画研究院艺术家,湖南省老年画家协会研究员,湖南省直机关书画家协会艺术顾问,齐白石纪念馆特聘书画师,湘潭市书法家协会荣誉主席,湘潭市楹联学会名誉会长。
    先后在湘潭、长沙、澳门、烟台、台北、日本爱知世博会举办书法展览,书法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国际大展,并选入数十种大型作品集。为国内外多家博物馆、纪念馆、收藏家收藏,勒石于孔庙、深圳锦绣中华、岳麓书院、南岳、常德、韶山等数十处碑林。
    出版有:《毛泽东颂诗字帖》、《振涛书法·毛泽东诗词五十首》、《振涛书法·名人咏韶山二十四首》、《振涛书法·齐白石诗三十首》﹑《当代书法名家精品赏析——刘振涛书法作品》、《书法与美工》、《齐白石研究大全》、《从木匠到国画巨匠》、《刘振涛书法集》等。
     
     
     

    登黄山始信峰

    健步登攀始信峰,此峰如画险而雄。

    石浮云上高天朗,树绿山腰曲径通。

    正喜洁眸穷万仞,顿惊弥雾隔千重。

    老夫同与苍松劲,但愿乘风驭太空。

    谒包孝肃公祠

     

    江淮胜地谒包祠,国值倡廉反腐时。
    色正芒寒行大道,风高节亮铸丰碑。
    示儿训语存忠厚,律己诗章重鼎彝。
    鉴古观今当记取,修身毋忘日三思。
     

    赠湖南八一六地矿队
    卅载奔波竞夺魁,湘中找出锑和煤。
    皇粮断线遇低谷,队业开源摆擂台。
    昔日翻山能探矿,今朝下海定生财。
    同舟共济狂澜挽,再渡辉煌指日来。
    娄底采风
    东风频道采风车,一路情深笑语哗。
    娄底艺坛迎挚友,湘中勘院作东家。
    登山探矿山头宿,下井挖煤井内爬。
    摄影写生情切切,吟诗作曲又涂鸦。
     
    ★名家论刘振涛书法★
    微信图片_20190423114936.jpg
     
     
    齐白石诗云:“怜君直得前人意,五彩灵光散墨烟。”移用大师之诗句赠于刘老,应为允当。振涛先生节高品清,以才情热血铸就精神图腾,其英迈苍秀之书风沁人心脾,坚韧执著之精神催人奋进。书者,如也,如其志,如其才,如其人而已。论及刘老之书,沈鹏、张海、林凡诸位先生多有嘉勉,目之于色,有同美焉。
     
    苍秀之书
    鄢福初
    湘潭刘振涛先生书法很好的继承和发扬了湖湘人学颜的传统。先生出生于出土四羊方尊的宁乡,学习、工作于老湘潭,自古以来都是人文荟萃之地,民风刚劲而又务实,讲究传承而又不惧创新。先生幼承庭训,自小受湖湘文化熏染,早年临习颜、柳、欧、褚诸家碑帖多年,于颜体情有独钟,用功尤深,起笔沉着稳重,顿挫有力,貌丰骨劲,味厚神藏。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转而钻研何绍基书艺文论。何绍基用异于常人的回腕法写出的字个性极强,后人学何绍基大多不究其理,取貌遗神,画虎成犬。振涛先生不为何氏习气所缚,行书隶书都深得何氏沉雄和苍茫之妙,用墨润燥相济、变幻莫测,用笔使转灵巧,雄秀健雅。何绍基尝云书“贵有气有血”,一味雄强,未必就是大丈夫,故喜见振涛先生近书于大气磅礴之中藏疏雨点花枝之境,书道艰难,人生易老书难老,振涛先生能悟得人书俱老这样一个果位,自当欣然,亦有喟叹。振涛先生为人谦逊平和,德艺双馨,数十年的修炼,雄健开阔的笔致中寓宽博温厚之气,可谓苍秀。苍者,反虚入浑,积健为雄;秀者,文人本色,长者之风。他的书风和人品对当下书坛正有很好的现实意义。后学书者,当珍视之。
     
    坚质浩气 高韵深情
    胡传海
    ......
    在我看来,当今这些相仿年纪的书法家在书体上有一定成就者,有天津孙伯翔的楷书,北京沈鹏和山西林鹏的草书,浙江沈定庵的隶书,上海周慧珺的行书和湖南刘振涛的行草书。
    ......
    刘振涛的书法来源中既有二王帖学系统给他带来的畅达流美的特性,也有汉魏北碑带给他书法线条的坚实感。从他书写的流畅度和气势承接的自然度看,他对二王帖学有着深刻的认识和体认。
    “书者,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如其人而已”。刘振涛一生淡泊明志,不与世争,潜心翰墨,优游笔端,在这里寄寓着他对艺术的一往“深情”。所以,那种从容淡定来源于他对生活的深刻认识,才能使得他能在艺术领域中充分发挥自我,只有在那里,他获得了最高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