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校友总会Association
  • 新闻公告news
  • 分会组织news
  • 人物People
  • 服务 Service
  • 捐赠 Giving
  • 校友社区 Journal
  • 刊物 Journal
  • 文苑Memory
  • “折腾”出来的电视“湘军”

    ——访1985级图书情报专业校友曾湘军

      2016年7月11日,纪录片《我们的更路簿——三沙属于中国的历史证据》在央视一套等多个频道播出,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

      “绘我主权,宣我南海”,作为主创之一,湘潭大学85级校友曾湘军用自己的方式——电视,向世界证明南海自古就属于中国!23年,执着坚守、不忘初心,曾湘军向我们勾画了他的电视人生。
     
    曾_副本.jpg
     
      在中国十几年的改革与经济转型进程中,传媒业的格局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其中,湖南广电突破中国以往按行政区域划分媒体资源的传统,屡屡创下令人瞩目的成就,迅速崛起为这场变革中最引人关注的一支地方力量,因而被人们赋予了“电视湘军”的称号。
      在“电视湘军”中,有众多湘大校友,为湖南广电的崛起殚精竭虑,做出了突出贡献。其中,既有堪称“电视湘军”领军者的梁瑞平、施华耕等校友,更有一大批在采编一线冲锋在前的普通电视员工。今天,让我们走近曾湘军校友,去旁观一位普通人20年来的“电视湘军”路。
      曾湘军,湖南湘潭人,1985年入读湘潭大学图书情报专业,1989年毕业,自由职业者,原湖南卫视工作人员。曾任湘潭电视台新闻频道新闻部主任,湖南卫视《潇湘晨光》、《湖南新闻联播》责任编辑。2001年至2002年,曾参与策划创制湖南卫视大型直播节目《党史现场》、《改革现场》,以及六集大型政论片《世纪宣言》等有影响的电视节目。2015年,在老领导的召唤下,曾湘军回到阔别多年的湖南广播电视台新闻中心,担纲新春直播节目《新春走基层·直播惹巴拉》以及《湖南好人》《绝对忠诚》等专题报道的主创。2016年应邀赴海南卫视参与创作纪录片《我们的更路簿》,是一位有着20多年丰富经验的老“电视人”。
     
    当世取舍:走在时代洪流中的小我
     
      见到曾湘军的那一天,天色灰蒙蒙的。一件深蓝色T恤,外套军绿色工装马甲,牛仔裤松松垮垮的系在腰间,皮肤黢黑,身量微胖。笑起来,隔着透亮的镜片,星星点点似乎都要从那一弯半弧中溢出来。“我就是很普通的一个人。”就在前一晚联系时,他还强调说。
      曾湘军1989年从湘潭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湘潭钢铁公司科技图书馆工作。在湘钢的三年时间里,曾湘军先后在图书馆、催款办、党校工作。几番周折,直到1993年考入湘潭电视台,他才算真正“落地生根”,找到了自己喜欢的职业。
      90年代初是中国社会剧烈转型时期,各种媒体在这一时期获得空前发展。而这其中,电视发展最为迅猛。“全国各地,到处都是报社、电视台招考记者编辑的消息。因为怎么讲呢,这中间有一个断代,当时的那一批媒体人都是从文革时代走过来的,而到了八、九十年代,媒体从业者,无论是人员本身还是思想观念,都亟待更新。也就是说,时代给我们这代人提供了巨大的机会。”相比传统的报纸和广播,电视媒体传播直观及时,受众不受文化程度、地域限制,覆盖面广,自然影响也大。做电视记者,备受关注又体面,何乐而不为呢?曾湘军一思索,便开始了自己的电视人生。
      听从命运也掌握命运,曾湘军是时代洪流裹挟而过的一粒沙石。他不放纵自己去沉沦,也不抬高自己去迎合,一切水到渠成,自然不过。
     
    左来右去:从“电视”而终一生
     
      折腾,是曾湘军反复提到的一个词。“那时候我妈最担心了,其实用一个词来讲就是折腾”,说完这句话,曾湘军不好意思地咧嘴一笑。窗外车来人往,“轰隆隆”一片。
      1993年,初入湘潭电视台的曾湘军先是被分配到广告部,既要学习拍摄和制作广告,又要出去跑业务。一年后,转入新闻部,参与创办了“新闻点阵”栏目。“点阵是个数学概念,用做栏目名称,意思是,报道各种焦点、热点、亮点、盲点之类的问题。我们的栏目不搞时政新闻,我们关注社会问题。”90年代初,新旧思潮交锋激烈,整个社会问题丛生,其中最突出的就是假货坑人。“我们的焦点就是打假、揭露社会丑恶现象。”1994年,曾湘军同伴们一起,在三个月里,连续报道了湘潭农村以病残次母猪冒充合格猪肉贩售事件,为全国各地的受害者挽回巨额损失;1995年,曾湘军跨地域前往湖北省汉川市深入调查,与央视记者合作曝光了假工业滤网布的真相,轰动全国,也由此与央视结缘。同年5月,曾湘军被借调到央视工作,同年11月,参与了“江津6号”特大沉船事故的报道,社会反响巨大。
      北漂近一年后,由于借调期满,曾湘军回到湘潭电视台。不久,他又“折腾”了起来。1997年前后,随着各个省级电视台节目纷纷上星播出,原来中央、省、市三级办台的旧的电视媒体分布格局被打破,地市级电视台由于覆盖地域范围小,生存空间越来越逼仄,发展也越来越艰难。而且,“从中央台回来以后,心野了。一想到自己做的节目看的人很少,心里总是怅然若失。”考虑再三后,曾湘军毅然辞掉了湘潭电视台新闻部主任一职,全身心投入湖南卫视,参与创办了全国第一档早间新闻杂志型直播节目《潇湘晨光》。
      《潇湘晨光》开风气之先,在地方卫视平台中率先打破电视新闻的地区限制,广泛报道国内国际新闻和体育娱乐新闻,在当时风头一时无两。由于时差的关系,国际新闻特别是体育新闻往往发生在北京时间的深夜和凌晨,这使得《潇湘晨光》天然具有在第一时间传播此类新闻的优势。此前,人们习惯于在晚六点到八点的傍晚时段收看电视新闻,而《潇湘晨光》在早七点直播,使电视观众多了一种更新、更快的选择。曾湘军是晨光的责任编辑,“当时是一上班就是一通宵夜班,白天只能睡觉。”尽管辛苦,但是“《潇湘晨光》是湖南卫视第一档真正意义上的电视新闻直播,它的出现,改变了电视观众的收视习惯。”《潇湘晨光》的成功,至今让曾湘军仍然津津乐道、回味无穷。此后,曾湘军被调到更加重要的《湖南新闻联播》担任责任编辑。
     
    市场弄潮:从流飘荡任意东西
     
      2001年底,由于种种原因,湖南卫视遭遇严重困难,“工资收入一下子就掉下来了,一千多块钱根本没法养家糊口,所以我坚持了半年,就自己出去找出路。”知之非难,行之不易。36岁的曾湘军从人生的高点跌入低谷,顿时变得一无所有。2003年,在妻子的安慰与支持下,曾湘军四处奔波,筹集资金购买设备学习技术,创办了属于自己的电视制作公司。从几百元的小单子到几万十几万的大单子,公司越做越大,曾湘军却越来越力不从心。“工作很忙,开销很大,操心更重。十几个员工,每年营业额七八十万到一百万,最后一算没赚钱。后来我想了想,自己没有经营公司的能力,干脆一个人干算了。”说干就干,2007年,曾湘军把公司拆掉,注册了一间电视工作室,成为了一个自由职业者,如此一来,“有活就干,没活就玩,多挣多花,少挣少花,正好符合我自由散漫的性格。”
      “我在电视艺术方面有点小追求,自己按照自己的想法做,慢慢地被市场认可了,价格也就上去了,这和你的为人、你的用心程度和作品质量,是成正比的。”谈及此,曾湘军神色飞扬,不无得意。
      自由职业者有大把的时间。在这些年里,曾湘军玩自驾,玩户外,不亦乐乎。又在一家民办高校谋得教席,给学生上电视拍摄制作的课程。正在他准备就这样度过余生的时候,老领导的一个电话,又重新唤起了他尘封已久的新闻情怀。
      2014年底,老领导邀请曾湘军担任湖南卫视《新春走基层 直播惹巴拉》节目的策划和导演。离开多年之后回归“电视湘军”,他没有辜负老领导的信任,与剧组几十号人密切配合,历时一个多月,精心组织策划导演了一场“热乎乎的新闻年夜饭”。湘西龙山县惹巴拉村藉此从穷乡僻壤,一夜之间变成了闻名天下的旅游明星村,节目也获得中宣部通报表扬。曾湘军写了一首小诗,记录下了人生轨迹的这次突然改变:
    人过中年意渐阑,讲筵避世自心安。
    云山岂许留余迹,诗酒尤宜度岁寒。
    忽报江湖归老将,强登车马试新冠。
    征衣虽旧鞍虽敝,尚喜匣中锷未残。
      之后的2015年,曾湘军作为主创之一,参与策划采写了湖南卫视《湖南好人》《绝对忠诚》等产生巨大社会影响的专题报道。
      2016年,他又受推荐远赴海南卫视参与创作了《我们的更路薄》。第一次直接为国家发声,让这位老资格的“电视湘军”内心获得了巨大的成就感。
     
      兴之所至:抓住最真实的幸福
     
      7月11日,《我们的更路薄——三沙属于中国的历史证据》在央视一套播出,次日该纪录片在央视四、九、十频道再次播出。时值“南海仲裁案”结果出炉,一“片”激起千层浪,曾湘军用电视影像向世界证明了,南海诸岛礁,自古以来都属于中国!
      “做这个纪录片,也许别人比我更有资格,但我认为我更适合。”谈及《更路薄》的创作时,曾湘军用了一个词:机缘巧合。
    曾湘军平时喜读地理历史书籍,对于海南民间流传了几百年的 航海图“更路簿”素有了解。在接到创作任务时,这些知识储备发挥了作用。“南海仲裁案闹得沸沸扬扬,制片方找到我,一谈就对上了路。”
      新闻人要有勇于探究的精神,电视人要有海纳百川的学识。“历史、地理、经济、法律,各种各样的专业知识、各种各样的流行思潮和意识形态,或多或少,都要有所接触了解;要树立正确的三观,还要有音乐、艺术的修养,这都是靠平时一点一滴积累的。文化底蕴积累厚实,做电视就如鱼得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身为电视人的曾湘军多年来一直保持着这种习惯。
      曾湘军说,《我们的更路薄》这样重大题材的纪录片,从构思到文稿撰写、前期拍摄、剪辑制作、后期包装,至少也要三个月才能完成。今年6月12日,他与一名小伙伴赶赴海南,在三沙卫视初稿的基础上,对《我们的更路簿》进行再度创作。三天完成文稿写作,七天完成剪辑包装制作,“白天连着晚上,每天都只睡两三个小时。”十天后,成片在海南卫视、三沙卫视同步播出。之后十几天,又按国家重大题材审片组专家的意见,多次修改,最终在关键节点上如期在央视播出。
      这十天的夜以继日,有新闻理想,有家国情怀,有对电视艺术的执着追求,更有为国发声的成就感。“大家都知道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稍有一点不满意,我都会逼自己不停地修改,直到自己满意为止。”
     
      采访结束时,曾湘军带着我参观他所在的85级图书情报班送给母校的礼物——一块立在湘大第三教学楼门口的景观石,传达一种人生观:“在几千年的历史上,生活在和平安定的时代是个小概率事件。能拥有完整的人生,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这就是最真实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