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校友总会Association
  • 新闻公告news
  • 分会组织news
  • 人物People
  • 服务 Service
  • 捐赠 Giving
  • 校友社区 Journal
  • 刊物 Journal
  • 文苑Memory
  • 人生只为“电影”这件大事而来

    ——专访2003级旅游管理专业校友、剧角映画董事长梁巍

      梁巍,北京剧角映画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集团董事长,资深电影营销专家。2009年创立剧角映画,带领公司参与营销发行100余部影视剧,是国内年轻且知名的影视娱乐集团。剧角映画参与宣发电影票房成绩累计超过50亿人民币。其中2015年《栀子花开》上映首日取得了1.02亿的票房成绩,成为第四部首日票房过亿的国产2D电影。《可爱的你》成为2015年香港华语片票房冠军,跻身香港电影史华语片十五强,并在加拿大的尼亚加拉电影节(NIFF)中获得了“最佳家庭电影奖(BEST FAMILY FILM) ”。曾受邀任北京电影学院MFA客座讲师。

    梁总照片-小_副本.jpg

      梁巍带领剧角映画3年实现五轮融资:2013年获同创伟业千万级A轮融资;2014-2015相继完成B轮、B+轮、C轮融资;2016年11月,D轮获华谊兄弟2亿人民币融资,剧角映画与华谊兄弟达成战略合作。每一步,都是铿锵有力,甚至是不可思议。

      1984年出生的梁巍,结缘电影16年,7年耕耘剧角映画,聚沙成塔,行业新秀创造了一个个传奇。他说这一切都源于热爱,热爱电影这一件大事,做好电影这一件大事,并且从未止步。

     

    猛将必发于卒伍:从天方夜谭到剧角集团

      梁巍大学毕业后在家待了10天,就带着2000块钱和一个箱子开始了北漂生涯。2007年6月25日到北京,如今已快十个年头,他坦言自己一路走来没有一点遗憾,全是感恩,全是尽兴,走过了激情无限、淋漓尽致的十年。回首刚到北京时,信誓旦旦就想闯出一片天,最大的愿望是只要能有“剧角映画”4个字出品的电影就行,现在回过头去看,想做的都做到了,没想到的也做到了,走着走着,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梁巍自嘲自己当时是“三无人员”,没关系、没人脉、没背景,完全的草根,不知道电影业的大门朝哪边开。他从逛网络论坛一点点积淀,2008年开始筹备做网络大电影,同时拍五六支广告,风风火火地进行着自己钟爱的事业,即使在别人眼里草根做电影怎么看都是天方夜谭,他也从未想过放弃。

      应了那句“当你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时,世界都会为你让路”。经过近十年的打拼,剧角映画从梁巍一个人的梦想,落地到几十人的公司,再到上百人规模,进入集团化运营模式,旗下的剧魔影业聚焦电影制片、剧麦发行聚焦电影发行及营销、剧制文化聚焦电视剧制作、剧象漫画聚焦漫画研发及版权运营,各子公司在业内不同领域已分别陆续有项目及作品面世。

      “宰相必起于州部,猛将必发于卒伍”,梁巍从草根摸爬滚打,终成行业后起之秀。自始至终,他都感慨自己是幸运的,自己喜欢做电影,又恰巧赶上了电影行业的井喷式发展。一路走来,他没有给自己框定过高的目标,没有急功近利,只是单纯地相信一定会越来越好。这很梁巍,天生骄傲,天生随性,天生为电影而来。

     

    人生只为一件大事而来

      陶行知先生说:“人生为一大事来,做一大事去。”人生就为一件大事而来,知道这件大事,坚持这件大事,应该是很幸运的事情。如梁巍,年少时就找到了自己毕生所爱的电影事业,不喧嚣、不浮躁,就做电影。

      现在的剧角映画日趋成熟,上游做制片,下游做发行,中间做营销,从做一个环节到上下游打通,梁巍亲历并见证着它的成长。他说自己现在只有不到10%的精力做管理,主要时间还是在做电影,“一家电影公司不需要去研究管理,做好电影,做好项目才是主要工作”。电影人梁巍的作息一直是颠倒的,凌晨4点睡觉,夜深人静时就专心琢磨如何做好电影,运作项目。

      周星驰的《喜剧之王》对梁巍的影响颇深,他16年里看了几百遍,在最艰难的时候看,在最欢喜的时候看。从想做电影,到喜欢做电影,到尝试做电影,再到北京创业,做剧角映画,到今天在电影行业的所有成绩,都始于这部电影,不仅是个人爱好,更成为他事业的启蒙和动力。女主角说:“前面好黑呀,什么也看不到”,男主角说:“天亮以后就会好”,梁巍脱口而出的对白,也流露出《喜剧之王》对他精神层面的影响之深,甚至成为一种精神信仰。

      他说做电影最大的幸福在于,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影响了一些人,甚至影响别人的一辈子。好的电影作品就是拥有影响和改变人的力量,让人感动的力量。就像《喜剧之王》之于自己的意义一样。

      梁巍很云淡风轻地总结自己做电影为什么能成功,“很简单,就是因为想做电影,不做就会死,所以也就一点都不难”,喜欢就是最大的力量。从高一开始热衷电影16年,花十年时间跟电影较劲,没有不成的事。再一次印证了一万小时理论,花大把时间专心致志地钻研自己喜欢的事情,总是能搞出些名堂。“从寻找喜欢的事,到年复一年的磨炼,媳妇都能熬成婆”,梁巍这样感慨。

      因为自己一路的成长得到不少前辈的提携,梁巍一直以来也在帮助更多的年轻人,为年轻的编剧、导演提供机会去探索。把一个个跟电影不沾边的“小白”,引领进行业,再培养成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员,输送到华谊、博纳、光线等各大电影公司,至今少说也有一两百人。

      下一个十年,梁巍说愿景非常简单——做好一家电影公司,做深做精,为行业发展和人才培养,尽一份自己的力量。未来十年,做好电影,希望十年后的剧角映画,成为今天的华谊,成为行业品牌化的标杆。

     

    成如容易也艰辛,无限风光在险峰

      创业十年,梁巍同样有很多抓狂的时刻,每年至少遭遇一两次大危机,用他自己的话说,“都是那种扛不过去就会死的危机”,而每一次都是硬挺着,坚定信念,想办法找答案,一次次突围“打怪兽”,闯关升级成功。吃不好,睡不好的时候撑过来了;大灾小难撑过来了;意外和挑战撑过来了,再回首,之前经历的不过是一个个小山峰。他笑说自己都习惯了,该吃吃、该睡睡、该看电影看电影、该打球打球,往前走,路在脚下。

      但是他内心安慰自己,只要坚持住几点,第一自己做的不差,有底气;第二,储备充足,具备应对风险的能力;第三,目标很明确,不达目标誓不罢休;第四,团队的力量,关键时刻可以爆发出巨大的能量。天时、地利、人和都有了,奔跑中的风风雨雨已经不能阻挡剧角映画迈进的脚步。

      梁巍唯一的顾虑就是,剧角映画的步子迈得有点快,3年实现5轮融资,步入资本市场太快了,容易躲不过风浪和暗礁。每天都充满危机感,如履薄冰。所以他告诫团队随时保持危机意识,时刻要琢磨下一个阶段做什么,怎样布局,扎扎实实做好电影。

      关于创业这件事,梁巍有三点心得:第一是做好第二天就挂掉的准备,时刻警惕风险;第二要坚持自己喜欢的事情;第三要有一点运气,时运是天时,有了天时,地利、人和才能发挥作用。自己做电影这个行业,就是宏观大环境给力,电影事业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一点点磨炼,一步步经历,剧角映画的羽翼日益丰满,让剧角死掉已经不容易了。

     

    永怀恩义之心:谢父母,谢挚友

      父母之恩,犹如苍天浩瀚无边。“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于梁巍,亦如此。

      谈及对自己影响最深、最感谢的电影人时,梁巍说自己其实没有别人追捧的那种电影偶像。对自己影响最大的是家人,最感谢的是父母,当初所有坚持的源动力都来自父母。在很多普通人眼里,做电影可能是不务正业,或者是高不可攀的行业,而且电影天地很小,普通人做电影简直是天方夜谭。质朴平凡的父母虽然不懂做电影到底做什么,但只要是儿子的喜好与坚持就完全支持,毫无阻力与后顾之忧,梁巍只管纵马驰骋千里,回首处,父母永远在身后。

      电影这颗种子从高中开始就已经在梁巍心底扎根了,用父亲的一句话“脚上的泡要自己磨,疼也自己知道”。选择做自己喜欢的事,就一条路走到黑,坚定不移。父母最简单的为人处世之道,渗透在儿女的言行中。如今梁巍自己也为人父,深刻地体会到“父母之爱子”的那份深沉的感情。

      江湖儿女江湖见,恩义必当后报。一路走来遇到的人,梁巍全部充满感恩之情。他自认为并不善社交,但是每当遭遇困难,总会有朋友出手相助,他把这也归为运气,觉得自己傻人有傻福。最艰难吃不上饭的时候,朋友来北京送500块钱;公司出现状况,一个电话几百万就到账了。真正的朋友,丝毫无所图,就在你最苦难的时候伸出援手,而梁巍自己也希望成为身边人的力量,传递那样一份沉甸甸的江湖情谊。

      约定的采访日恰逢西方感恩节,梁巍说得最多的词就是“感恩”。他说做电影这条路相对平顺,并且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做出现在的成绩,离不开家人支持,离不开朋友扶持。那些肝胆相照的义气,刻骨铭心的恩情,不离不弃的默契,雕刻在梁巍的电影之路。

     

    湘大自由时光无价,湖南霸蛮精神有力

      梁巍是辽宁抚顺人,湘潭大学是他的第一志愿,旅游管理也是第一志愿专业。一般同学大二才考导游证,他大一第一学期就考下了导游证,是专业里大一考下导游证第一人。从大一下学期开始他就兼职做导游,到处玩,到处体验,顺便赚钱,这是他为自己选择的专业做过最浓墨重彩的部分。大学期间他开过碟吧出租碟片,帮广告公司拍片、剪辑,上班赚钱;参加过学生会外联部,参与创办了DV节,都是以实践为导向。他说自己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属于“不务正业”那一类。

      “湘大对我印象最深的是自由”,梁巍坦言大学本来就是不知道自己将来到底要做什么的年龄段,就沿着自己喜欢的东西去寻找,去发现自己。老师们很开通,知道他在研究电影,没有荒废时光,并不去强行管制,在学习考量方面比较宽松,这是对他电影种子无形的呵护。

      2004年梁巍大二,完全草根开始尝试拍摄小短片。20出头的毛头小子,汇集了一帮经历丰富30-50岁的朋友,骑着摩托一起拍片,一帮老大哥也愿意带着他这个小孩儿玩。摄影师是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美术是《毛泽东在安源》的美术指导,音乐是北京的专职音乐人负责。回忆起来,梁巍说应该是他们心里的那团火被点燃了,心底的情怀沸腾了,觉得这个小孩儿有点魄力,大家因为兴趣结合,一起做有意思的事。

      “没有湘大那4年,就没有我的今天。”梁巍如是说。大学四年自拍、自剪、自导,不亦乐乎,凭借电影实践的成绩,他被邀请去给广播电视新闻学专业的研究生上课。2007年毕业前已经拿到《Discover》亚洲offer,工资过万。这些都像军功章一样,留在大学的青春时光里,闪闪发亮。

      由于从小练体育,梁巍骨子里有股坚持、执着的韧劲,当这股劲遇上湖湘文化中的“霸蛮”精神,威力十足,他说在湖南人眼里就没有办不成的事。自己的性格在大学四年的湖南生活里被加固了。他笑说读了湘大,到了湖南之后,觉得湘菜是最好吃的菜,现在毕业多年后做饭也是湘菜口味。湖湘文化、湘大精神,对梁巍是潜移默化的影响,大学里遇见那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对他的影响非常重要,从很大程度上更让他坚定地走上电影这条路。

     

      32岁,身价过亿,不可谓不成功。但是梁巍依然认为,成功不是世俗地用金钱和地位去衡量,而是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于他而言,做电影这件事就够了。

      他说自己看电影除了恐怖片、爱情片不看,其他都看;打篮球就公司内部约球,跟其他公司打比赛。没事就呆着,哪也不乐意去,去哪都三五天,心里不踏实,只有电影能平复内心的小宇宙。对朋友们各种环球旅游摄影不感冒,在微信朋友圈跟着朋友的脚步周游世界。他有时间就陪孩子,将来会带着儿子去看看世界,去体验未知和疯狂。

      梁巍办公室里琳琅满目摆满了电影、动漫模型,他说自己从小就对声音和画面感兴趣,喜欢图片和色彩缤纷的影像。仿佛冥冥中注定,他就是为电影而来,坚持做好电影这一件大事。

      “做好电影,照顾好家人,人生就这么简单。”梁巍这个追求随性的人不像一个电影迷,又明明把电影当作半个人生。三十而立,梁巍的电影路开始地很好,又或者说才只是刚刚开始,毕竟后生可畏!毕竟空间无限!毕竟还有一个又一个十年任他驰骋!

      电影这一件大事,梁巍这一个人,值得拭目以待!

     

    (孙丽娜,湘潭大学2006级广播电视新闻学专业校友,湘大北京校友会文学与新闻学院副秘书长,现任北京新航道学校网络营销部总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