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校友总会Association
  • 新闻公告news
  • 分会组织news
  • 人物People
  • 服务 Service
  • 捐赠 Giving
  • 校友社区 Journal
  • 刊物 Journal
  • 文苑Memory
  • 梁巍:让梦想飞

      rdn_52cb9bdea7b95.jpg

      梁巍,北京剧角映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我校2003级旅游管理校友。国内早期微电影探索者,电影社会化营销倡导者、践行者。致力于构建以营销为核心,用营销带动制片及发行的「荣誉营销服务体系」。

      十年前,剧角映画还只是湘潭大学几个怀揣电影梦的文艺青年由着兴趣“玩”出来的学生社团。创始人梁巍怀着一腔热血,唤来几个伙伴,手持一台DV,要圆一个年少时的导演梦。谁也不知道,这个由几个非专业出身的年轻人组建的孵梦工坊能走多远。

      十年后,梁巍历经创业的坎坷,以另一种形式圆了自己的电影梦。从2009年注册剧角映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梁巍凭2010年对《让子弹飞》的成功营销在业内声名鹊起,随后几年期间,梁巍带领剧角成功宣传《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花漾》《一座城池》《钢的琴》等近百部电影,票房成绩累计超过了五十亿人民币。如今的剧角映画,刚刚经过C轮融资,已经发展成为以营销为主体,集电影投资、发行、娱乐商务为一体,国内规模最大的专业电影营销机构。

      回望过去的创业岁月,一直怀揣电影梦的梁巍颇有“死去活来”之感:学生时代导演梦的翻篇到抓住时机异军突起,占据中国电影营销产业一席之地。梁巍一波三折的创业经历也恰如《让子弹飞》里的经典对白:

      “大哥,枪没中?”

      “急什么,让子弹飞一会。”

      路在何方:北京创业故事

      对于梁巍来说,导演梦已是翻过去的一页,虽然梦想未成真,但那段做梦的日子最磨练他的性格。这个逐梦的过程也为他日后从事电影营销埋下了伏笔。

      时光倒流几年,在上大学期间,梁巍并不是一个“规矩念书”的学生。他拿起手中的DV机拍视频,集结一帮同学成立剧角映画电影合作社,取意于“拒绝糟粕的影像”,化“拒绝”的谐音“剧角”。这一切仅仅源自高中时的导演梦。他给当地的广告公司做过策划,开过碟店,当过兼职导游等,就是为实现电影梦攒够启动资金。2007年毕业后,怀揣着拍电影的强烈愿望,梁巍兜中揣着2000块,踌躇满志来到了北京,开始了艰难的北漂之旅。

      刚到北京的三年,梁巍称他在不断地“试错”。在北京这样的全国文化中心,梁巍绝望地发现,似乎全中国搞艺术的人都在这里扎堆,“想当导演,但北京遍地都是导演,我谁也不认识,既没资源又没钱,根本挤不进那个圈子,一点机会都没有。虽然这三年里我一直没放弃拍电影,但最终也没有找到一条路径真正进入这个行业。”

      2007年10月,梁巍辞职组建了自己的工作室,接拍视频短片。小到职员间的鸡毛蒜皮,大到工作室的整体运营,梁巍都要操心,初体验创业之苦。

      辛苦没有换来成功。那段时间,他筹拍的两部电影不幸流产,而最给他致命一击的,是笔记本电脑丢了。里面储存着筹拍电影的所有资料,一年来的努力与付出化为泡影。“那时彻底失望了,没有资源,也没人搭理你,而且花光了拍视频赚来的钱。”无奈之下,他放弃了拍电影的想法。

      2009年,梁巍重振旗鼓,注册成立了剧角映画,这标志着他的创业正式走上公司化经营的道路。随后,梁巍将目光聚焦到了视频行业。由于不熟悉视频行业的运作规则,梁巍在这个领域并没有尝到什么甜头,反而把这一年拍视频赚来的钱全赔进了几部自制节目。

      创业并没有给梁巍带来高额的回报,梦想遥遥无期,前路不知何处。

      峰回路转:再让子弹飞一会

      之前的失败并没有击碎梁巍的创业雄心。梁巍不断总结失败的经验,为公司未来发展重新规划。考虑到团队利用视频做品牌营销有经验,梁巍打算以此做突破点。

      2010年6月,电影《西风烈》的营销宣传负责人找到梁巍洽谈合作,虽然合作最后并未达成,但这个契机让梁巍把视角重新放回到电影行业。“原来电影在网络上的推广也没什么招数,而整个电影行业都谈不上有专业营销,很多电影在人人网、开心网等社交网站上没做过系统的营销推广。而在论坛和贴吧上,有些营销公司只是做了一些水军推广。”梁巍认为,电影营销的发展远远滞后于电影市场的发展,这个领域有很大的发展机会。

      在社交媒体兴起前,中国电影行业并没有互联网营销的意识,制作、发行、放映是三个常规环节,这三个环节分别被华谊、博纳、万达所控制。营销作为宣传的一小部分,在中国电影产业分工精细化前并没有专门的公司承担。随着微博等社交媒体兴起,一部电影上映会将原本粉丝范围内的热烈讨论扩大至整个网民群体,形成热点话题。这为电影营销迎来发展的机遇,当下中国电影产业链将有机会发展为制作、营销、发行、放映四个环节。梁巍敏锐地意识到这一发展趋势,电影营销这一细分行业的出现,是中国电影产业尚未完全成型的过渡性产物,蕴藏着巨大的商机。这次,他决定抓住先机。彼时,电影营销几乎是一个全新的领域,梁巍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机会恰在此时降临。4个月后,一位朋友将他介绍给了《让子弹飞》的制片人马珂。对于梁巍来说,转机来了。他带着《让子弹飞》的营销提案去找马珂。马珂看了梁巍以前做的营销视频,觉得创意很好,让梁巍尝试去做。梁巍以麻匪帮作为《让子弹飞》宣传噱头,利用病毒式营销(利用网民之间的主动传播,让信息像病毒那样在互联网上迅速扩散,从而达到推广目的的营销方式),策划了九宫格病毒视频、地铁惊现麻匪帮等事件,在电影上映前,营造强大的网络舆论氛围,充分调动观众胃口。同时打造官方微博,积极与网友互动,发布最权威最具时效性的官方消息。前期宣传效果很好,吸引了所有媒体的关注,将麻匪帮打造成为网络潮词,创造出麻匪这一虚拟群体,在全国十个大的城市进行落地,通过各种线下活动进行炒作,形成热点话题。如今,电影网络营销基本沿用这一套路,而在微博等社交媒体刚刚兴起的2010年,类似的营销方式并不多见,梁巍的这一案例堪称经典。

      就这样,在网络的巨大影响下,一批又一批的观众被吸引进电影院。姜文的《让子弹飞》两天半过亿、五天过两亿、八天过三亿、十一天过四亿,十七天冲破五亿元大关,票房火爆得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有人估计病毒式营销,至少为《让子弹飞》贡献两个亿的票房。

      与此同时,电影中的台词也在网络迅速流行开,“有这个必要嘛”、“大哥,你是了解我的” 、“那一年,我也十七岁”等台词都被广泛改编运用,成了大批影迷的口头禅;电影的名字则被改编成各种各样的“子弹体”语录,比如“让炮弹飞”、“让油价飞”、“让房价飞”等等。更为难得的是,与其他国产大片票房口碑两边倒的情形不同,《子弹》卖座的同时,还赢得一片喝彩声,简直成了中国电影的骄傲。到马珂再见到梁巍时已是庆功会的时候,马珂兴致盎然地与梁巍聊了半个小时,和他讨论起如何将《让子弹飞》的热度继续发掘的新计划。

      这是剧角映画做的第一单电影营销业务,赚了十几万元。随后,梁巍做了一个艰难的抉择。他召集公司的七八名同事开会。“我们必须做个选择,要么服务电影,要么服务品牌。”梁巍说。会上有员工反对,因为当时剧角映画正在竞标一个500万元的单子,给中华英才网做一整年的视频宣传方案,而给每部电影做网络营销,只能赚到十几万元。重要的是,剧角映画并没有电影行业的资源。如何选择,对梁巍来说确实有点困难。最后,对电影的热爱让梁巍选择了电影营销。

      从2011年起,剧角映画的经营业务进行了重大调整与转型,正式定位于一家基于互联网基因的大型电影营销机构,集电影全案营销发行与娱乐商务植入为一体。梁巍又回到了电影行业。

      愈战愈勇:我们的征途如星辰大海

      梁巍从崎岖不平的道路走上了平坦大道,剧角映画从2011年起迎来了快速发展。没有创业合伙人,梁巍独当一面。没有影视资源的积累,梁巍和他的团队通过网络联系电影制片人。《让子弹飞》的营销案例为梁巍谈业务加了不少分,梁巍要开始大展身手了。

      在剧角映画所有员工的努力下,梁巍很快便在电影营销领域赢得了名声与关注。2012年总营收1000多万元,纯利润200万元,而这是梁巍2012年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剧角映画的团队成员也发展到了七八十人,主力军是“80后”,这支年轻的团队愈战愈勇。

      从2010年转型做营销开始,剧角映画已经承接了近百部电影的营销,仅在2011年就成功营销多部热片,对中国电影票房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其中对《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电影的新浪官方微博成功入选2011年度新浪微博内容营销案例,频繁出现在各大网络平台的“那些年”体,至今依旧热度不减。同年,凭借多支《亲密敌人》病毒视频,让该电影成功跻身贺岁档,与《龙门飞甲》、《金陵十三钗》在贺岁档票房大战中三足鼎立。其中,恶搞配音“让子弹飞——贺岁档三巨头亲密会谈”成为了网络热门话题,引发网友关注,并带动各大门户及传统媒体对此事件进行详细报道。在《星空》的营销宣传中,官微认证至项目结案仅用18天时间,粉丝人数达3万人以上。成功组织了《赛德克巴莱》电影同名纪录片在全国各大高校及企业的线下观影活动,不仅带动了影片在国内的知名度,更是为电影良好口碑的建立奠定了坚实基础。影片上映后,面对排片不利等因素,梁巍发起“影院呼吁救票房”热门话题,引发各路名人关注推荐,成功打响了票房保卫战。

      对电影近乎执着的梁巍用另一种方式实现自己对电影梦的追求,参与营销的电影的热卖对他的兴奋程度不亚于电影的制作方。第十二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中由剧角映画参与营销的《赛德克•巴莱》荣获最佳电影大奖、《最爱》濮存昕荣获最佳男配角奖、《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力夺最佳新导演、新演员、最受瞩目电影、最受瞩目表现四项大奖,而《钢的琴》获得评审团青睐,获评审团奖。难抑兴奋之情的梁巍在微博里写道:“最佳的赛德克+表演的最爱+评审的钢的琴+瞩目的那些年=为之奋斗的意义”。

      即使有包括《让子弹飞》这样非常不错的营销案例,但在梁巍心中,成功的营销案例还没有出现。这个男人,他所追求的远不止这些。“在同行眼里,剧角这个公司有点奇怪,太快。在同事眼里,这个狮子座的男人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凌晨两点都会在微信群里发信息。“我在所有人面前都是乐观的,但关上门就很悲观,危机感时刻伴随着我,我要做的很简单,就是把公司做好,不让它落后。”在这样信念的支持下,从2013年的A轮融资开始到今年上半年的C轮融资的顺利完成,剧角映画母公司的估值已达到9亿多,或将在未来进军新三板。

      梁巍说:“我其实更在意的是剧角映画这4个字。从2011年开始,我就有规划地经营这个品牌。”经营品牌的背后,是梁巍对企业未来发展的总体规划。虽然剧角是电影营销领域起家,但在发展的几年中,剧角借助资本和合作的力量,快速地挖掘创造影视IP、持续着力电影营销,狠抓稳推发行作品,适时落地品牌影院,持续发挥并实现以制片带动营销、发行、影院的全产业链价值。旗下的剧魔影业、剧麦发行、剧角影城等子公司在业内不同领域已分别陆续有项目及作品面世。剧角映画的业务范围扩展到了整个电影产业链,从一部电影的剧本筹备期到发行上映,全部覆盖,提供全面的制片、营销、发行服务。

      如今,剧角映画韩国分公司(Magilm Korea)已经成立,梁巍将与韩国电视台和公司进行战略及项目合作。梁巍更大的目标是打造电影制作工业化体系,把剧角发展成美国漫威那样的公司,通过与融资伙伴奥飞的战略合作,真人动漫电影《端脑》《雏蜂》等正在孕育。而从刚刚过去的2015的暑假开始,剧角已经带着自己的《栀子花开》《恋爱中的城市》等一大波好看的电影向我们袭来。

      十年前,那个文艺的略显神经的追梦青年梁巍因为星爷的《喜剧之王》中爱戏如命却只能演配角的尹天仇,从此走上逐梦电影的“不归路”。

      十年后,即将步入而立之年事业有成的梁巍坦诚自己还是会被这部已经看过无数遍的电影感动的一塌糊涂。

      “您为什么会如此执迷于电影事业呢?”

      “《喜剧之王》里有段对白:看,前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也不是,天亮后便会很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