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校友总会Association
  • 新闻公告news
  • 分会组织news
  • 人物People
  • 服务 Service
  • 捐赠 Giving
  • 校友社区 Journal
  • 刊物 Journal
  • 文苑Memory
  • 欧爱民:行走在法治阿基米德支点的“挑刺”教授

      CCTV新闻频道1.jpg

      古希腊科学家阿基米德曾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动地球。”欧爱民无疑就是一个行走在法治阿基米德支点上的人,他巧妙地将法治事件和教学理论统筹在了一起,挑起了政府工作中那些多余的 “刺”。

      假如你对考取驾照已有十足把握,自信满满去报考驾照,却被告知需要缴纳几千元培训费,经过驾校培训后才能有资格考试时,你会做何感想?

      假如你梦想成为一名教师,并凭借自己的能力顺利通过了笔试、面试,但由于你的身高未能达到1.6米,因此不能将你录取,而实际上身高对这份工作毫无影响。为此,你会否感到不公?

      这样的假如有很多,但一纸“明文规定”,让这些假如最终演化成了对自己的失望和对相关政策的愤怒,这多少让人们感到无奈。那么,当你感到不公的时候,你会否采取合理的途径去维护自身的权益呢?当你面对存在疏漏的规范性文件时,你又是否会尝试去维护法治的精神和公义呢?

      湘潭大学法学院欧爱民教授,则试图将这些“不公”在他的“课堂”上解决。近几年来,以他为首的教学团队,立足中国高等法学教育的实际情况,在全国率先推出了法学实践性教学“当事人模式”。在这一模式中,欧爱民和他的学生直面现实生活中的案件,他们以“当事人”的身份启动案件,通过查阅、走访、讨论,最终形成书面报告提交给相关部门来谋求案件的解决。在“当事人模式”下,欧爱民和他的学生通过合法途径促成了“驾考合一制度”的废除,取消了教师招考中的“身高歧视”,废止了“天价过路费”案适用的司法解释,并先后启动了挑战“出租车特许经营”、质疑“国家药监局医院自制医用氧红头文件”、取消“夫妻投靠户口不合理条件”、质疑“武冈禁摩令”等法治事件,在社会上产生了巨大的反响。古希腊科学家阿基米德曾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动地球。”欧爱民无疑就是一个行走在法治阿基米德支点上的人,他巧妙地将法治事件和教学理论统筹在了一起。

      由于多次挑战规范性文件,有人将欧爱民称为“挑刺教授”,他的团队为“挑刺团队”,欧爱民对这些并不介意。在他看来,现今仍有许多法律规定存在疏漏,不合理的红头文件也不在少数。因此,“我们不是给政府工作挑刺,而是拔掉多余的刺,因为过多的刺扎到了无辜的人。”

        第一次挑战:考驾照一定要报驾校?

       2009年4月14日,当一份来自湖南省法制办的正式复函摆在欧爱民和他的14名学生面前时,5个多月努力的付出和焦虑的等待,都压缩在这样一个短暂时刻表现出来了:这是一个具有重大意义的时刻——在威严、遥不可及的法律面前,公民挑战红头文件的第一案取得了成功。

      时钟调回到2008年11月中“毫不起眼”的一天,湘潭大学法学院一间教室里,欧爱民在给2008级宪法学与行政法学专业硕士研究生讲课时,顺便提及了机动车驾驶证申领的问题,并组织研究生围绕“驾考合一”制度的合法性进行探讨。所谓“驾考合一”,指公民想要考取驾驶证,必须先到驾校进行培训,即将驾校与驾照考试捆绑在了一起,这在我国一些省份都较为常见。经过一番激烈的争论,他们一致认为,湖南省公安厅、交通厅联合制定并于2007年4月1日开始施行的《湖南省机动车驾驶人培训考试管理暂行规定》的“公民申领驾照只能通过驾校报考,必须参加驾校培训”存在违法嫌疑。而恰巧的是,就在当年的10月份,即一个月前,湖南省实施的《湖南省行政程序规定》为普通民众挑战不合法的制度提供了法律依据。该政府规章第五十三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规范性文件违法的,可以向有关人民政府法制部门提出审查申请。”依据该法律规定,在经过多次的查阅、走访、讨论后,12月7日,欧爱民和14名学生向湖南省人民政府法制办提起了规范性文件合法性审查,请求废除《湖南省机动车驾驶人培训考试管理暂行规定》所规定的“驾考合一”制度。欧爱民认为,“驾考合一”的规定违反了两点:一是违反上位法,公安部第91号令只对公民申领驾照规定了身体和年龄两个条件,并不要求必经驾校;二是违背行政许可法,增设了法律所没有的许可条件,另外行政许可法也规定政府不能强制性培训。

       2009年1月8日,欧爱民收到了湖南省法制办的一份回函,但却并没有等到他所希望获得的结果。回函上写明,因此事涉及到上位法问题,目前已经向国务院请示,要待国务院答复后再做处理。在焦虑的等待后,春暖花开的4月终于迎来了结果。当月14日,欧爱民收到省法制办的复函,上面清晰地写明:“驾考合一”制度存在违法问题,不符合上位法的规定。也就是说,公安交警部门不受理未经机动车驾驶机构培训的人报考是没有依据的。随后,省法制办在请示国务院法制办后,宣布“驾考合一”制度不合法,并向省公安厅、交通厅停止执行上述红头文件。至此,“驾考合一”制度终于被废止,公民挑战红头文件的第一案也最终取得了成功。在欧爱民看来,挑战的成功,表明任何公民都可以对“红头文件”进行监督,面对存在疏漏的规范性文件,公民可以通过正当的途径来维护自己的权利,这是非常重要和有意义的。

      与此同时,挑战红头文件的成功也给欧爱民一个很好的启示——与其让学生坐而论道,还不如让学生参与到法治事件中,在现实中把握法律的脉搏。基于此,他推出了一种新的法学实践性教学方式,并将其命名为“当事人模式”。在这一模式下,欧爱民和他的学生开始更多关注现实生活中存在的法律案例。

      他们首先面对的,是一件在社会上引起过巨大争议的事件。

      第二次挑战:个子矮不能当老师?

       2009年8月31日,毛卫华的情绪从天堂掉到了地狱里。

      一个月前,邵阳武冈市面向社会公开招录100名中小学教师,曾在深圳一家私立学校从教6年的毛卫华报名参加了考试。在通过资格审查领取到准考证后,7月28日,毛卫华参加了笔试。两天后成绩公布,毛卫华以优异成绩顺利进入到面试环节。凭借扎实的功底和多年的教学经验,面试中他获得了老师们的肯定并以高分入围。8月29日,他被通知参加体检,随后交了体检费。就当一切以为妥当的时候,8月31日武冈市向社会公布的录用名单中,却并没有一路靠自身实力“过关斩将”的毛卫华的名字。

      感到不解的毛卫华随后找到了武冈市教育局了解缘由。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他未能入选是因为不符合《武冈市教师招聘公告》中规定的“身高男性160cm,女性150cm以上”的条件,被认定为体检不合格,不予录用。毛卫华身高1米59,与“要求”相差仅一厘米。

      与毛卫华情况相似的,还有达丽娟、彭娟辉、喻平旺三人。他们都参加了此次考试,并顺利通过了笔试和面试,但最终却都因“身高不达标”而落选。四人对此都难以接受,其中三人都做过代课老师,但从来没有学生提出过自己的身高影响了教学,“教师最重要的是知识、是品质,而不是身高。难道一厘米的差距就会使知识的传播发生偏移?”对此,武冈市教育局表示,《公告》的身高限制是参照省教育厅发布的《湖南省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教师特设岗位计划招聘办法(试行)》而制定的,之所以坚持这一标准,是因为身高不达标的教师没法在黑板上部写字,可能导致后排的学生无法看见板书。毛卫华等人对这样的解释表示无法接受,在多次与教育局协调无果的情况下,困境中的四人想到了前段时间挑战红头文件、促成废除“驾考合一”制度的湘潭大学法学院师生。10月11日,他们四人找到了湘大法学院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

    欧爱民照片3.jpg

    (与学子合影)

      面对的是同样存在不合理规定的“红头文件”,是否还能取得同样满意的结果?在了解具体事实后,欧爱民查阅到 《教师法》和 《教师资格条例》都没有对公民申请教师资格规定身高条件,因此无论是省教育厅的《招聘办法》还是武冈市教育局《招聘公告》,都不能对公民从事教师职业设定身高条件,以身高不达标为由拒绝录用的做法存在违法。当即,欧爱民确定了两点维权思路:一是针对规定身高歧视的规范性文件,向湖南省法制办提起合法性审查;二是在适当的时候,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10月17日,欧爱民和他的3名研究生为毛卫华等人拟就了《规范性文件合法性审查申请书》,寄往了省政府法制办。该《申请书》认为:《招聘办法》规定的身高条件,没有法律、法规、规章依据,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就业促进法》,同时也侵犯了公民受宪法保障的平等权,依据《湖南省行政程序规定》第四十七条的规定,应予以撤销。11月22日,毛卫华等四名考生向武冈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状告武冈市教育局违法行政,侵犯其合法权益,并要求教育局按照法律程序录取他们,欧爱民担任该案件的诉讼代理人,进一步为他们提供法律援助。12月9日,省法制办给四名考生发来复函:“省教育厅经过慎重仔细研究,已删除了《湖南省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教师特设岗位计划招聘办法(试行)》中关于身高限制的规定。”在欧爱民看来,湖南省每年招聘的教师上千人,废除身高歧视规定,对保障公民平等就业权的意义十分重大。

      第二次挑战红头文件,欧爱民和他的学生再次取得了成功,这也让他的团队在社会上开始声名鹊起。更多遇到困难的人开始找到他寻求法律援助,他也带着学生更多关注现实生活中存在的法律案件,通过实战,将法治的“阿基米德支点”教给学生。

      随即,“挑刺”教授开始更多的“挑刺”,“挑”掉社会中那些“多余的刺”。

      继续挑战:烫伤黑暗中的虫豸

       2009年9月,欧爱民和他的8位研究生找到了两份要求“出租车特许经营”的政府文件,发现这两份要求出租车进行特许经营的“红头文件”并没有法律依据,随即向省法制办提起申请,请求对相关“红头文件”进行合法性审查。在他们看来,近年全国各地出租车罢运事件层出不穷,究其原因是出租车公司和司机之间利益分配的博弈,其中就存在着出租车特许经营没有法律根据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将会导致出租车行业的混乱,给社会稳定带来隐患。

       2011年1月,河南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利用两套假军车牌照货车运输河沙,偷逃过路费368万余元的时建锋无期徒刑,这就是震惊全国“天价过路费”案。其判罚的主要依据是2002年4月10日正式公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生产、买卖武装部队车辆号牌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其中第三条第二款明确规定:“使用伪造、变造、盗窃的武装部队车辆号牌,骗免养路费、通行费等各种规费,数额较大的,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的规定定罪处罚。”这一判罚引起了欧爱民的注意,在“当事人模式”教学方式下,他和学生在经过多番讨论后认为,《解释》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七)》的规定相冲突,“厉而不严”的刑法机制不符合刑法的谦抑性原则,《解释》违背了《宪法》规定的平等保护原则。2011年1月,欧爱民和他3名学生起草了《司法解释审查申请书》,上书全国人大常委会,就最高人民法院《解释》申请审查,请求明令废止上述不合法的司法解释。2013年5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法规备案审查室作出书面回复称:你们所建议审查的司法解释已被废止。

      此外,质疑“国家药监局医院自制医用氧红头文件”,申请“湘潭市两大职能部门公开财政预算与决算”,取消“夫妻投靠户口不合理条件”、质疑“武冈禁摩令”等法治事件,都是欧爱民“当事人模式”教学方式的经典案件,其甚至探索出了一个颇具新意的维权四部曲——师生依法“挑战”、媒体密集跟进报道、政府“接招”纠正、问题得以解决。欧爱民和他的团队也因此获得了一系列荣誉,他被评选为“2009年度湖南省最具有影响力的法治人物”、“2010年度湘潭市十大新闻人物”、“2011年度CCTV中国法治人物湖南十佳”、“《湘声报》2011年面孔人物”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欧爱民等教师团队的带领下,湘潭大学社会权益法律援助中心,为社会提供无偿法律援助1500多起,被评选为2012年度湖南省最具影响力的法治人物(集体人物)。

       CCTV的颁奖词是这样描述欧爱民:“三尺讲坛,不作无益空谈;一蓑烟雨,好为民生立命。领弟子数人,废地方陈规陋矩,战垄断行业特权。他高举法治火把,烫伤了黑暗中的虫豸,照亮了后来者之路。”

      一个人生命中的最大幸运,莫过于在他的人生中途,发现了自己的人生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