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校友总会Association
  • 新闻公告news
  • 分会组织news
  • 人物People
  • 服务 Service
  • 捐赠 Giving
  • 校友社区 Journal
  • 刊物 Journal
  • 文苑Memory
  • 给学生广博的爱,给学术专一的心

    ——记历史系李广一教授

    照片 4.jpg

      “乘6路车在南盘岭下车,往前走100米,右转到小路上……”预约好采访时间之后,李广一老师在电话里仔细告知我们路线,细到转角处的银行、经过的水果店、宾馆的名字,他都一一重复了两遍。

       9月26日下午,我们拿着“手绘地图”,轻松地找到了李老师的家。温文尔雅的学者,这是他给我们的第一印象。再看他的简历:

      就读北京大学政治系,后被选调到中国人民大学外交系继续攻读本科,外交学院国际关系专业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此后,长期在高等学校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1976年来湖南支援湘潭大学建设。

      退休前曾任湘潭大学非洲研究所所长、国际关系暨非洲研究中心主任、中国非洲史学会副会长、湖南省当代世界经济与政治学会会长、湖南省形势与政策学会顾问、湖南省委党校、省直机关党校、高校工委党校兼职教授。

      在学术方面收获颇丰:6个优秀科研成果奖,8次承担国家级、省部级与市级课题,14次教学优秀奖,18部著作,数十篇论文。

      这让我们对这位和蔼儒雅的老人从心底里产生了由衷的敬意,整个下午都在听他的故事——

      【美好的愿望:辛勤创业】

       1976年,湘大躺在一片荒凉的稻田中,静静地积蓄着蓬勃而出的力量。

       “支持毛主席家乡的大学”,国务院一声号召,李老师一纸申请,作为优秀的青年教师来到了湘大,成为学校的第一批建设者,见证了湘大的崛起,也是湘大历史的书写者。

       “那时的愿望十分简单,去最艰苦的地方贡献自己的青春。”如果时光倒流,李老师依旧会坚定地做出这番选择。说起在湘大的故事,李老师滔滔不绝。校址选定的缘由、建校初期所遇到的各种困难,历历在目。

      没有教职工宿舍,老师们都居住在农户家中。李老师住的是一户人家曾经的猪圈,地面坑洼不平,稍稍平整一下就入住了。冬天外面下大雪,屋里下小雪。

      没有电灯,在煤油灯下备课,一备就是好几个小时。夏天蚊虫特别多,李老师不得不穿上长衣长裤,带上帽子,脖子上裹上毛巾,虽“全副武装”,却依然写得十分投入。

      没有自来水,从小在城市长大的李老师亲自去池塘挑水。水桶随他一起在田埂上摇摇晃晃。有时,在池塘这边挑水,池塘那边就有水牛在洗澡,或是农户在洗化肥袋子。一次,师母在池塘边洗衣服,看着荡漾的水波,头一眩晕,就栽进了水里,幸亏路人及时相救。

       ……

      对于这些困难,李老师说,他在来湘潭大学之前就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那时女儿尚在襁褓之中,如今,女儿有时开玩笑地问父亲:“离开大城市干啥啊?”李老师回答说:“人的一生不能碌碌无为,把荒山建成为大学,把小城市建成为大城市,不是很有意义吗?”

       “忠厚做人,勤奋做事”是李老师的家训,他一直是这样做的。

      【不懈的追求:倾心学问】

      李老师长期从事国际关系学和非洲学的教学与研究工作,是中国知名学者之一,国家“八五”、“九五”、“十五”课题负责人,湖南省最著名的国际关系和非洲问题专家之一,国际关系学和非洲学这两门学科的学术带头人。

      他的著作《非洲名人传》《非洲:走出干涸》《非洲通史》《当代世界经济与政治》等,有的已被列为高校课程教材;他的论文《南非种族隔离制度行将就木》《古代中国与非洲》《论资产阶级人权的实质》《当代中非关系述评》《‘单极’世界与‘多极’世界的斗争》等,有的已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复印。

      湖南省地处内陆,既没有沿海省份的政治经济优势,也没有边疆省份的地缘优势。客观地说,在湖南进行国际问题研究,存在着诸多不利因素。然而,李老师不是知难而退,而是迎难而上。他曾担任中国非洲史研究会的副会长,是中国高校研究非洲问题的开创者之一。在他的努力下,湘潭大学率先在湖南省建立了非洲研究所、国际关系暨非洲研究中心、国际关系硕士点、国际政治本科专业。

      数十年如一日地致力于国际关系和非洲问题的研究,李老师研究成果卓著,曾多次荣获国家级、省部级、市级社会科学著作优秀奖与教学优秀奖,1997年入选《世界名人录•中国卷》,1999年入选《当代中国教授大典》。

      年近八旬,李老师依旧笔耕不辍。退休之后,他还接受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创新工程重大课题、国家“十二五”重点出版项目《列国志》的撰写任务。从退休至今,他已经出版了3部著作:《思辨求真集—国际问题研究文选》《赤道几内亚•几内亚比绍•圣多美和普林西比•佛得角》《毛里塔尼亚•西撒哈拉》;发表了8篇论文,如《在谎言的背后——驳西方对中苏(丹)关系的污蔑》《军售:美俄对非洲的战略性举措——兼谈对中国的启示》等;他还为湘大师生和其他高校以及有关单位作形势报告,宣传党的方针、路线和政策,据粗略估计,退休后他已经为200多个单位讲课或举办讲座,听众约20万人次。

      撰写非洲《列国志》困难很多,由于国内学界对赤道几内亚等国研究甚少,可供参考的资料极其匮乏,李老师要查阅外文资料进行研究、撰写,其难度可想而知。但李老师不畏艰难,全力以赴,终于圆满完成任务。撰写非洲这些国家的志书在全世界来说尚属首次,对我国开展对非洲的研究以及发展对非洲的友好关系,都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

      如今,李老师依旧每晚12点才休息,有时甚至写作或看书到凌晨1点,他的时间和精力都倾注在国际关系、国际政治和非洲问题的研究上。在他的书房里,我们看到书柜里全是国际关系、国际政治和非洲方面的书籍。李老师爱书,研究领域的重要书籍、刊物,他都力求拥有。每年买书和订报刊杂志的开支就好几千,碰上某一本书同城的书店缺货,他会亲自跑到别的城市买回来才安心。为了跟上信息时代的步伐,李老师积极地学习各种“新新媒介”——从电脑PC端到移动端微信等,他都热爱。他喜欢带着自己的手提电脑去讲课,放自己的PPT,享受热烈的掌声。

      我们感慨于李老师的孜孜不倦、累累硕果,可他却谦逊地摆摆手,说道:“只能说我做了一些工作,我肯做而已。”

      【永恒的师心:成就学生】

      在李老师的著作《思辨求真集》里,他的学生写了一篇《跋》。他们说,李老师耕耘杏坛数十载,以学生的感受,其教书育人的特点可用四个字来概括:

      勤。李老师勤于教学、乐于教学,真正把教书育人放在第一位。在退休之前,他一直承担着大量的本科、研究生课程的教学工作,并亲自指导研究生甚至本科生的论文。这在当前高校中是十分少见的,在名教授中更是难能可贵。退休之后李老师也闲不下来,经常被邀请到各个高校和有关单位做报告。

      活。李老师在教学过程中善用教学方法,讲解内容深入浅出,使课堂活起来,使学生学起来,真正达到了教书育人的目的。每一节课堂、课堂上的每一个环节,他都精心准备。讲课中涉及的概念与相关的背景知识,他都详加讲解,生动而精辟。让学生进行专题发言的环节,不但活跃了课堂气氛、改进了教学效果,更重要的是培养了学生的主动性,使学生具备写和说两个技能,提高自我实践的信心。

      严。李老师以严格的学习标准和学术标准衡量学生的成长和进步。这种严,一方面体现在课堂内外对专业知识的学习上,另一方面体现在对学生的科研要求上。他常对学生说:“做学问,要踏实,要实事求是。若是图轻松就别做。”学生的一篇论文,他逐字逐句地修改,并告诉学生为什么要这样修改。从选题、框架设计、写作到最后内容定夺,乃至于标点符号,他都一丝不苟地严格要求,直到完满为止。

      亲。李老师在学业上严格要求学生的同时,在生活上则十分关爱学生。他喜欢和学生们聊天,学生的学业成绩、生活起居、恋爱结婚等都是他关心的话题。在校期间,每逢节日,李老师和爱人必邀留校学生到家里品茗聊天,驱散孩子们在外求学远离家人的孤独与思念亲人的烦恼。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这是李老师的座右铭。李老师说,他愿意像春蚕、蜡炬一样奉献自己,把广博的爱交给学生,把专一的心交给学术。